2018年8月18日星期六

《Darling in the Franxx》:世界系、反烏托邦、群像劇的衝突

你不可以把碇真嗣放上螺巖,因為他會躲在地底,
但你也不可以把西蒙放上初號機,因為他真的會拯救世界!

一隻怪獸快要把城市摧毀了,無力的男主角看著這件事發生的時候,一位少女在他面前出現,這位少女受了傷,可是還想駕駛機械人戰鬥。男主角面對重要的選擇,他可以駕駛機械人嘗試戰鬥,又或者他可以逃避,但城市和少女就可能被消滅。他決定坐上機械人。

以上的描述是在說《新世紀福音戰士》,還是《Darling in the Franxx》?


要定義《Darling in the Franxx》是怎樣的作品很困難。

這部Trigger和A-1 Pictures合作的原創大作,在播放前已引起很多討論度和猜測,看向製作陣又全部都是熟悉的名字,觀眾感到鼓舞也是理所當然的。播放後,作品一直維持很高的話題性,從駕駛的姿勢到角色的感情關係都引起熱烈爭辯,可說是2018年最令人關注的作品。

在24集播放完畢後,大部份觀眾的共識似乎是:《Darling in the Franxx》有些地方做得好,可是後半到結局都未如理想。為什麼會這樣?這純粹是觀眾期望落差的情況嗎?還是作品本身在選材時已經出現問題?

讓我們首先從《Darling in the Franxx》的作品類別說起。


究竟《Darling in the Franxx》是什麼作品?

強勢的女主角把失去目標的男主角帶到新世界,
這是「boy meets girl」的典型開局。

要回答這個問題比想像中困難,明顯地,《Darling in the Franxx》是一部有多重性質的動畫,如果看早期背景設定,我們會說這是反烏托邦科幻(dystopian science fiction),並加入了機械人元素,開局的時候是帶點世界系的「boy meets girl」。到了動畫的中段,我們發現這也是青春群像劇,機械人的元素變得不那麼重要。到最後,《Darling in the Franxx》還加入了外星人入侵(extraterrestrial invasion)的戰鬥。

觀眾也能夠清楚地看到《Darling in the Franxx》受之前的經典作品的影響,有些場景看起來就像是直接從《新世紀福音戰士》抽出來,而另一些場景則明顯有《天元突破》風格。

那麼製作組心目中的《Darling in the Franxx》是怎麼樣的作品?


以錦織監督為中心的劇情走向

TRIGGER的若林廣海製作人說明了《Darling in the Franxx》的創作背景,以及製作現場的情況:

「本來這個原案的世界觀和故事構成的意念來自錦織監督........監督自己向製作人員作出計劃的演示,同時各人員直接對監督提出疑問的時間很多。例如說,這個故事最重要的重點是為什麼需要機械人?為什麼有必要男女一對駕駛?這種問題多次向監督提出。對此得到監督的答案......為了實現錦織監督的意念而提出更多意念。」

我們得到了確認,《Darling in the Franxx》的整體意念是由監督提出,包括在海外極大反應的男女一組駕駛的情景也相信是來自監督。幸好日本對言論和創作自由還是很尊重的,所以那個表現方式才能出現在大家的螢幕上。

男女一組成員共同駕駛,這是監督訂下的基本設定

監督的目標會大大影響整個企劃的方向,根據錦織監督在開播前的訪問,他提到心目中的作品類型:

「基本是想做群像劇,所以做出那種環境,也想做箱庭(封閉環境)的故事,比起真實的科幻,也想有點偏向世界系,也想做到只有在這個條件下才能存在的小孩的故事。」

(反烏托邦)那完全是我的興趣。喜歡類似野島伸司作品的世界,在痛苦的世界中找出樂趣。」

再看看發行商Aniplex的製作人鳥羽洋典的說法:

「前半是機械人動畫的色彩濃厚,boy meets girl 與機械人動畫並行前進,到了不用駕駛機械人的狀況,小孩們如何繼續生存?那瞬間就會質疑他們的身份。把他們的生存意義(Franxx)拿走,小孩如何活下去,這是青春群像劇的主題之一,他們自己要決定生存的方針就是16話以後的事。」

從各個訪問,我們能夠大致得出製作組的方向,他們想做的與我們上述的範圍大致相同。事實上這些訪問還有很多值得一看的內容,推薦給想尋根究底的人看。現在我們知道製作組(主要是監督)的想法了,究竟《Darling in the Franxx》在這幾方面做得如何?

讓我們為大家逐一解構。


出色的反烏托邦描寫

如果要說《Darling in the Franxx》做得好的地方,背景設定可說是其中之一。《Darling in the Franxx》發生在近未來的反烏托邦世界,在這個地球,沙漠化令人類難以在地表生存,於是出現了種植園(plantation)作為都市。

人類進入了法西斯式的統治,領袖被稱為爸爸(PAPA),令人聯想到《1984》的老大哥(big brother),不過其管治方式卻更接近《美麗新世界》,新生的生命是由人工培育的,而且一開始就會經過嚴格的洗腦(indoctrination),其管治是相對地仁慈的。這裡的仁慈不是指有人性,而是指管治的組織(APE)主要以正面方式鼓勵人民遵守其決定,包括人民的物質生活豐富,只要遵守命令就會有獎勵,而即使有偏差行為,也會先用「再教育」的方式,而不是直接處決。

從居住方式、能源、食物、教育、防衛等都有描寫,《Darling in the Franxx》的世界觀設定是很完整的。控制人民的方式也有在故事的各處提及,第7話的廢墟探險讓觀眾大致理解到這是原有的地球歷史的延續,一些原有的知識被封印起來。第10話進入城市看到居民的生活方式,發現他們能夠從機械得到「快樂」,看到這裡相信不少人都想起《美麗新世界》的藥物Soma。

這些背景設定非常重要,因為設定令一班主要角色的行動變得非常合理,例如主角廣,他不惜犧牲性命也要坐上Franxx,這一點在觀眾的觀點是不正常的,可是考慮到主角們從小就被洗腦,認為坐上Franxx是生存意義,那他寧可犧牲性命也要與02一起坐上Franxx也就非常容易理解了。


以下對話取自第6話
02:那Darling又怎樣?(指為什麼要坐上Franxx)
廣:我?我大概是為了保護爸爸和都市的大人們吧。
02:就只是這樣?
廣:就是這樣。因為我們就是這個緣故被製造出來。
02:真沒趣。

同樣地,純位數對大人和爸爸的憧憬也是洗腦的結果。幸好後來在第10話看到都市內部的情景後,他開始對原有的想法提出了疑問。

有一些動畫小細節是值得商榷的,例如第18話討論心與滿結婚的時候,未來說:「真浪漫,未來很支持!」這句就很奇怪。我們知道被稱為「寄生植物」(parasite)的賀駛員是不會被教育關於男女關係和愛的事情,廣也曾經說過:「愛,那是我們沒有被告知的事。」

整體來說,作品的反烏托邦建構非常成功。

在設定下,「浪漫」這個詞語應該對戰鬥和生存沒有任何幫助,究竟未來在什麼情景學到這個詞語?不過考慮到動畫的劇本是由多人負責而不是監督自己寫,這種句子中的細節有矛盾也就不出奇,而且也不影響故事主調。

反烏托邦的劇情一直滲透在故事當中,並在第17、18、20話前半迎來高潮,一班主角在獨自生活後開始對爸爸的管治提出疑問,並且明知違反規則也要舉行婚禮,結果心和滿被「再教育」,七(Nana)也被「替換」。

按照反烏托邦科幻故事的進展,接下來理應是主角反抗極權,又或者徹底失敗被消滅的展開(很多這類故事最後bad end的原因是告誡人類要提防極權),遺憾的是,我們沒有機會看到那一部份,因為20話後半把整個故事顛覆。這一點,之後會有更多分析。


成功的角色刻劃,不過.....

《Darling in the Franxx》的另一個成功之處,是其角色刻劃。

02的角色演繹非常成功!

《Darling in the Franxx》角色眾多,但都有其特色,特別是女主角02令人留下深刻印象,這點除了多得劇本,也因為戶松遙演繹這位多變的角色很成功。02有妖艷的一面,也有天真的一面,要同時演繹這兩面並不容易。男主角廣在第13部隊是領袖型的角色,他對附近的人有很大的影響力,特別是五郎與草莓。

可以肯定的是每一個角色都有自己的生命,他們不是只按主角的意思行事,而是有自己的生存原理,有個人的動機,放著不管的話也會與其他角色互動,發展友情或戀情,這就是青春群像劇。

這種情況貫穿全劇,但最明顯的莫過於24集結局。廣與02在宇宙與外星侵略者VIRM決一死戰,這本來是清晰明瞭的劇情。他們必須打贏這最後一仗,不然VIRM就會反擊地球,人類也就沒有未來。男女主角的關係決定世界的命運,這是世界系的劇情發展。

可是觀眾看到的與預期中的劇情有很大差距,如果你有留意觀眾的反應,會發現不少人對02最後的出場太少感到不滿。

最後一集的大部份時間落在留在地球的一班同伴身上,他們為人類的復興努力,也展開了自己的生活。一般來說,配角擁有自己性格,而不是圍在主角身邊轉是角色刻劃成功的證明,可是這種群像劇卻與世界系的無力、絕望感覺完全相反。觀眾在看到配角的行動之後,甚至會有感覺即使主角不存在,或許其他角色也能拯救世界也說不定。

這種不協調感,正是《Darling in the Franxx》在選材時的最大矛盾。

角色有行動原理一般是好事,
可是群像劇令世界系的感覺變弱也是事實。


世界系作品的特色

回看製作人員的訪問,我們發現「世界系」和「群像劇」這兩個單字都是出於製作人員的口中。這一點必須清楚說明,這兩個作品類型(genre)不是觀眾主觀,而是製作組的想法。

世界系作品的定義複雜,但一般來說,比較多人同意與討論的應是學者東浩紀提出的「以男主角與女主角為中心的微小的關係性的問題,在沒有夾雜任何中間項的情況下,與『世界的危機』、『世界的終結』等抽象的大問題直接連結的作品群」

世界系的作品有很多,其中最經典的當然是《新世紀福音戰士》,也就是《Darling in the Franxx》的原型。其他經典的世界系作品包括《最終兵器彼女》、《伊莉亞之空、UFO之夏》,這些都是非常好看的作品。其共通點是故事基本上圍繞男主角與女主角的關係決定了世界的走向。碇真嗣的行動原理是綾波麗而不是拯救世界,《最終兵器彼女》、《伊莉亞之空、UFO之夏》的重點也是男女主角的關係,甚至連「敵人」是誰都沒有清楚說明。

"廣並不是世界系主角,他更像是喬瑟夫.坎伯的《千面英雄》所描述的經典主角。"

在這個定義下,《Darling in the Franxx》的開局是典型的世界系。廣與02的關係決定了鶴望蘭的實力,也就決定了「世界」(在故事開始的時候是指第13種植園)的走向。

不過隨著故事的進展,我們發現「世界」比我們想像的更大,描寫也更清晰,敵人的身分逐漸解明,一班配角也走上自己的路,令世界系的感覺變弱。甚至我們發現男主角的廣也不是適合世界系的主角。

正如文章開頭所說:「你不可以把碇真嗣放上螺巖,因為他會躲在地底,但你也不可以把西蒙放上初號機,因為他真的會拯救世界!」

世界系之所以為世界系,其中一個特點是主角拒絕成長,但廣並不是世界系主角。在《Darling in the Franxx》的24集旅程之中,他主動迎接挑戰,沒有讓自己的命運交在別人手上,比起世界系不成熟的角色,廣更像是喬瑟夫.坎伯的《千面英雄》所描述的經典主角。

比起世界系,廣的性格更適合英雄旅程

你甚至可以把廣的角色發展套用在英雄旅程(the hero's journey)的公式。廣決定坐上鶴望蘭(就如同亞瑟王決定拔出石中劍),他迎來了人生的轉變,並出現了演化,他的身體慢慢變成叫龍人,並面對死亡的考驗,可是他成功越過巨大的挑戰(第6話),然後當人類世界出現危險時,他用自己新得到的力量拯救了世界。

當團長看到劇中出現《金枝:巫術與宗教之研究》的書本,感到頗為興奮,這代表製作組(很可能就是監督本人)對人類學有一定認識,那他們也應該知道《千面英雄》的存在,那這很有可能是一個好作品。

當然,最後發現這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把所有設定都破壞的第20話

《Darling in the Franxx》有很多伏線,
但最後都變得沒有意義

《Darling in the Franxx》早期和中期埋下了很多伏線,例如第7話的海灘故事不但說明了舊人類社會的存在,博士故意安排第13部隊在遺跡的附近渡假明顯是為了讓他們得到更多情報,也埋下了反叛的伏線。廣取回自己的回憶,與02的關係變得更親密,心與滿的感情變化,並與精英部隊9's起衝突,所有伏線都指向一個方向,主角準備反擊了。

作品花了很多時間說明現有制度的不合理,又描寫了劇中角色的成長,接下來自然的一步,就是推翻APE的統治。

可是第20話卻把所有想像推翻。我們發現原來APE實際上不是人類,而是外星生物!他們的目標是令生物放棄肉體並同化,這一直都是外星侵略計劃!

維護極權統治的精英部隊9's,
最後只是故事的註腳,沒有與主角對決的機會

這令之前的反烏托邦描寫變得沒有意義。反烏托邦令人懼怕之處,不只在於統治制度的殘酷,也是由於這是人類向人類實行的暴政。如果看第19話的歷史描述,我們甚至可以認為APE的行動是出於推進人類科技進步的善意。

「通往地獄的路是由善意鋪成的。」經濟學家海耶克在《到奴役之路》一書寫下的名言,告誡我們集體主義會演變成極權統治。反烏托邦一開始的目標不是地獄,而是天堂,這是反烏托邦故事的警世作用,也是這題材歷久彌新的原因。

當你把人類的「人性」從反烏托邦抽走,然後加入外星侵略元素,整個故事的說服力也會大減。

最後決戰的場地從地球變成了宇宙,觀眾的投入感也大減。本來以為要完成英雄旅程的主角回到了世界系的「男女主角關係影響世界走向」,可是群像劇的元素讓製作組不能只說男女主角的故事,一眾配角佔用了大量時間,令人無所適從。


英雄旅程的終結

"《Darling in the Franxx》企圖把經典元素混合,卻忘記了這些經典背後的成功因素。"

經過上面的分析,相信大家已經很清楚《Darling in the Franxx》令人失望的理由,歸咎劇本是簡化的原因,背後深層的理由是作品的主題衝突,製作組嘗試把太多不同類型的元素放進《Darling in the Franxx》,卻沒有考慮這些主題能否融合。

團長看到的是一部分裂的作品,反烏托邦的背景與後期突然出現的外星人入侵並不配搭,而青春群像劇的部份則把世界系的主題削弱,廣的領袖型性格並不適合脆弱心靈的世界系結局。整部《Darling in the Franxx》就好像是製作組想把經典動畫的重要元素混合起來,卻忘記了這些經典作品成功的背後因素。

或許這正是集合知名製作人的動畫製作團隊造成的後果,當你把太多元素放入一個作品,這些元素未必能夠融合,反而造成分裂。

這真的令人感到可惜,因為《Darling in the Franxx》有不少地方做得很好。單是科幻和社會結構的部份已經比大部份動畫來得完整,角色也演譯得理想,特別是02的多變演技真的讓人感受到角色魅力,至於動畫內大量的符號,更加足以多寫數篇文章分析。可惜的是,這麼有潛力的作品,最後卻因為主題的衝突,以及突如其來的外星入侵,失去原有的軌道,成為了微妙的作品。

在這裡不得不說的是,團長並不後悔看了《Darling in the Franxx》,這部動畫一直引發團長對各種作品類型的思考。同時,02和廣的發展也一直令人在意,最後看到他們的犧牲也令人悲傷落淚,這些都是真實的感情。

不過客觀來說,《Darling in the Franxx》只能說是極有潛力,但最後卻沒有完全發揮其潛力的作品。如果動畫一開始就只走boy meets girls劇情然後進入世界系結局會如何?如果動畫維持其反烏托邦故事,最後是主角反抗極權,評價會否改變?這些都是有趣的問題,可惜我們永遠無法知道答案。

你對《Darling in the Franxx》有何感想?你認為作品符何你的期望嗎?在Facebook上加入我們的討論!)


2018年5月13日星期日

《莉茲與青鳥》:京都動畫的頂級傑作!

京都動畫的頂級作品!

《莉茲與青鳥》(リズと青い鳥)早在公佈時,已經受多方期待,畢竟這是監督山田尚子和編劇吉田玲子合作的作品,她們的往績好,作品又是大受好評的《吹響吧!上低音號》的續篇,怎麼看都是夢幻組合,而最後的結果也沒有令大家失望,這絕對是今年最佳動畫之一!


雙簧管和長笛的抒情故事

《莉茲與青鳥》的背景基於《吹響吧!》動畫2期的兩位主要角色:鎧塚霙、傘木希美的故事。大家熟悉的麗奈、久美子等在這部只是偶爾出現(不過關係好得不得了,根本就是夫婦),動畫的風格也有很大的轉變。

熟悉的角色,但不是本作的重心!

《吹響吧!》是青春群像劇,從一班主要角色的角度看北宇治高校吹奏部進軍全國的過程。《莉茲與青鳥》則聚焦兩位主角,以樂曲來比喻兩人的關係轉變,比賽和吹奏部的變化只是背景。

兩種風格各有長處,喜歡熱血奮鬥的課外活動的觀眾,很可能會對這轉變感到不習慣,但如果你能夠走進山田監督表現的兩人世界,你將會感受到感動的90分鐘!


聲音的世界

觀看《莉茲與青鳥》的時候,首先會注意到的不是畫面,而是聲音。有留意制作名單的人,大概會發現負責音樂的牛尾憲輔就是之前擔任《聲之形》音樂制作的人

牛尾的風格在作品中表露無遺,開場時霙、希美在學校碰面,然後走到音樂室的時候,一段背景音樂「wind, glass, bluebird」配上腳步聲、學校的背景音、流水聲、開門聲等,構成一個豐富的聲音世界,記得在看《聲之形》的時候,留意到這種情況,以為是為了突出「聲音」這個主題在《聲之形》的重要性,想不到同樣的風格用在《莉茲與青鳥》也十分合適。

劇中的背景聲音反映了角色的心情

根據《每日新聞》的報導,在制作《莉茲與青鳥》時,為了做到「物件聲構成的音樂劇」,制作組特意到動畫中出現的學校,移動椅子、擦窗、關儲物櫃,錄下這些真實的背景聲音用在動畫中。角色的心情、行動也會反映在背景聲音之上。

同時,京都動畫也對霙使用的樂器雙簧管有很詳細的描述,例如簧片需以水浸濕,樂手在試音時通常會吹A音(這也是雙簧管在樂團中的用途之一,為樂隊提供清脆準確的A),以至霙需要自製簧片(雙簧管高手必學技能)以確保聲音適合自己。

在以吹奏部為背景的動畫,提到聲音當然不可能不提到劇中的演奏,也就是《莉茲與青鳥》這個劇名的由來。


誰是莉茲?誰是青鳥?

《莉茲與青鳥》是動畫的名稱,但同時也是動畫中出現的劇中作的名稱。劇中的「莉茲與青鳥」是童話故事,講述少女莉茲遇上了化成人型的青鳥,她們過了一段快活的生活。可是莉茲必須要作出痛苦的決斷,青鳥應該要在天空飛翔,於是她放走了青鳥,她們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作品的劇中劇,也是整部作品的中心思想

動畫花了不少時間講述這個童話故事,因為北宇治吹奏部將要演奏的歌曲,就是以「莉茲與青鳥」為創作意念。這種敘述方式,也使觀眾明白到「莉茲與青鳥」就是表現了希美與霙在劇中的關係。

總是在人際關係中心的希美以及與他人保持距離的霙,兩人的對比非常鮮明,但同時她們也是最親密的朋友。霙在劇中多次說明自己「無法理解放走青鳥的想法」,因為她只想想緊緊抓住希美,同樣地,希美也想留在霙的身邊,甚至想與她一起進音樂大學。

兩位主角想一直在一起,但這是最好的選擇嗎?

可是現實並不如想像中美好,希美對長笛的投入並不是很深,反而霙在雙簧管的才能卻得到老師的賞識,兩人需要各自走向不同的道路。於是我們得到了「莉茲與青鳥」的第3樂章 — 「愛的決斷」。

為了贏得比賽,希美和霙的雙人演奏部份必須要完美進行,可是如果希美不能放手,霙不能飛翔,演奏又如何成功?為了對方著想,兩人都必須學會放下執念,而這就是《莉茲與青鳥》的中心思想。為了對方好,有時需要作出痛苦的決擇。

劇中最高潮的一幕,就是演奏的部份,那部份的情感表現,甚至令在場觀眾也認不住落淚!


無論如何都應該一看的作品

《莉茲與青鳥》在日本上映後反響大很,在主流媒體的影評上也得到了好評價。雖然現階段不知道《莉茲與青鳥》會否在日本以外放映,但如果有機會,請務必看一次!因為這可以說是京都動畫的頂級傑作!更是《吹響吧!上低音號》系列的最佳作品!

因為愛,所以必須學會放手。

《莉茲與青鳥》在日本上映後受到各方好評!

資料及圖片來源:
官方網站
電影預告片
Natalie


2018年3月18日星期日

《A.I.C.O. -Incarnation-》:Netflix 和 Bones 的科幻動畫大作

喜歡科幻的你不容錯過!
本文圖片來源:Bones


日本動畫最有影響的題材是什麼?

如果看近年的作品(特別是看銷量),最受歡迎的動畫題材大概是轉生、萌、偶像系等等。不過,曾經有那麼一個時期,日本科幻動畫是最受歡迎的題材,而且影響力遍及全球。


為什麼動畫公司不願意製作科幻作品?

1988年的動畫電影《Akira》是其中一個最成功的例子,其大膽和創意影響了很多後來的作品。1995年的《攻殻機動隊》差不多是喜歡科幻的人必看的經典,作品預測的真假難分世界,也與我們現在的生活愈來愈相似。一些較少人知道的作品,如1998年的《玲音》也一直有一批忠實觀眾。

可惜的是,科幻作品在商業上是高風險的,無論是科幻電影還是動畫,作品題材要求的世界觀建立、精細的設定、符合一定程度的科學考究,製作成本高,都令製作科幻題材變得困難,在日本經濟不好的年代,加上依賴實體(VHS/LD/DVD/BD)的分銷模式之下,動畫公司愈來愈不願意投入科幻(以及很多較認真的題材),轉為製作銷量更有保證的作品。


"如果受委託的動畫公司能夠從短期銷量的壓力中解放,專心製作受好評的動畫,這模式可能從根本改變日本動畫業。"


所以,當看到 Netflix 與動畫公司 Bones合作推出獨家的科幻動畫時, 實在很令人高興。不少觀眾喜歡看科幻作品,卻未必想購買實體光碟,這種情況下,串流動畫(streaming)是這類題材的出路。

Netflix 雖然有月費,但每套電影和動畫的邊際成本(marginal cost)是零,有利觀眾發掘新作品。相對之下,受委託的動畫公司能夠從短期銷量的壓力中解放,專心製作受好評的動畫,這模式可能從根本改變日本動畫業。



《A.I.C.O. -Incarnation-》:Bones的科幻究竟是怎樣的?

回到這次要談的作品,《A.I.C.O. -Incarnation-》(下稱《A.I.C.O.》)是去年在 Netflix Anime Slate 2017 公佈的重點作品,並且在2018年3月公開,根據當日活動公佈的資料,半數日本的Netflix觀眾都在看動畫。加上成長中的歐美市場,投資在日式動畫實在是自然不過的決定。


"隔離的城市、人工生命體佔據的地區、交錯的陰謀、被埋沒的真相,單是看設定已令人感到興奮。"


《A.I.C.O.》發生在近未來的日本,人工生命體的暴走造成了毀滅性的「大爆發」,主角是在災難後存活下來的少女橘愛子(Aiko),本來是普通人的她發現了自己的身體出現異常的變化,為了尋找事件的真相,她必須要愈過重重障礙,到達造成事件發生的原初點。

為了尋找事件的真相,
主角必須到達造成事件發生的原初點。

《A.I.C.O.》嚴格來說不能算是終末後故事(post apocalyptic),因其發生地點圍繞富山縣的黑部水壩及其周邊,並未影響全世界,但故事的氣氛卻有終末的絕望感覺:隔離的城市、龍蛇混雜的邊境區、人工生命體佔據的地區、為了解決災難而成立的官僚機構和衍生的特殊職業(打撈者)、交錯的陰謀、最後是被埋沒的真相,單是看設定已令人感到興奮。

作品在細節的描寫非常周到,從生活的細節、戰鬥的服裝和武器、以至入面採用的生物科技,《A.I.C.O.》世界看起來真實,令觀眾能夠代入一眾主要角色。

(文章的下半部有《A.I.C.O.》的劇透,請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