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3年9月14日星期六

好結局與壞結局:為什麼作家在創作時考慮讀者的意見?


"聽讀者的意見還是一意孤行?我們來看看歷史的例子!"

自從《我的妹妹哪有這麼可愛》的結局爭議後,其中一個最常聽到為作品辯護的理據是作者「有勇氣」寫出了自己心目中的結局。撇開編輯對故事的影響不談,這個理據聽起來是很吸引的。孤高的作家不顧眾人的反對寫下結局。這聽起來不是很浪漫嗎?畢竟,作家不就是這樣創作的嗎?

檢視過去,我們會發現事情比想像中複雜得多。

正如《物語系列》所說,把什麼都加上勇氣,不合理的事看起來也變得合理。可是這種「勇氣」對作品來說是好事嗎?對作家來說是好事嗎?參考讀者意見的作品可以成為經典嗎?這是本文章要探討的問題。看完這篇文章後,你會發現讀者影響結局的情況其實頗為常見,而且不乏經典作品。


福爾摩斯的復活

提到推理作品的經典,《福爾摩斯》系列絕對是佼佼者。這部作品為人熟悉、影響深遠,更加為之後的科學鑑證推理作品立下了基礎。《福爾摩斯》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話劇等。說到經典的偵探,相信沒有人比夏洛克·福爾摩斯的知名度更高。

不過大家是否知道,福爾摩斯能夠活下來,全因為讀者的意見?

作家柯南·道爾在1887年發表《血字的研究》後,福爾摩斯開始愈來愈受歡迎。續作一部接一部推出。柯南·道爾雖然擁有寫推理小說的才能,可是本人對此卻有點不以為然。他最喜歡的寫作題材不是推理而是歷史小說。可是《福爾摩斯》太受歡迎,佔用了很多時間。

於是他決定把福爾摩斯殺死。

"我考慮殺死福爾摩斯,把他永遠的結束掉,他佔據了我太多時間。"

1893年12月,《最後一案》 (The Final Problem) 在雜誌《Strand Magazine》上刊登。故事中,福爾摩斯與宿敵莫里亞蒂教授對決時雙雙墜入萊辛巴赫瀑布。福爾摩斯早就料到要擊敗與自己同樣機智的宿敵,犧牲性命是唯一選擇。柯南·道爾選擇以最殘酷的方式結束這位偵探的性命。

幸好事情並沒有結束。

《最後一案》發表後,柯南·道爾收到了大量讀者投訴信。有一些信寫得很直接:「你這個殘酷的人!」(You brute!) 是一位女讀者的想法。他的母親也不讚同他的做法。這個時候的《福爾摩斯》早已不是作者一人的事情。福爾摩斯是倫敦的傳奇,很多人心目中的英雄,偶然就有人會摸上貝克街看看是不是真有福爾摩斯。讀者無法接受福爾摩斯死亡。

柯南·道爾的《最後一案》沒有如想像中解放自己,反而使他承受巨大公眾壓力。

結果在10年後,也就是1903年,他寫下了《空屋探案》(The Adventure of the Empty House)。故事起初以華生偵查案件開始。就在危急關頭,一位神秘人突然出現救了華生。沒錯。我們的英雄回來了!


福爾摩斯的復活是作品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轉折。這位大偵探之後再破了多宗奇案。柯南·道爾也明白讀者的想法。他在1917年寫下《最後的致意》(His Last Bow) 的時候只提到福爾摩斯退隱田園。他的生死就交給讀者想像。

從此之後,夏洛克·福爾摩斯成為了永遠的經典,這位偵探繼續活在讀者的心中。激發了大量創作者的想像力。很多作品在有意無意間都向這位偵探致敬。包括一些大家熟悉的動畫作品。

如果福爾摩斯在《最後一案》死了。我們現在可能看不到眾多福爾摩斯的改編作品。《緋彈的亞莉亞》不會存在;《氷果》的故事可能有很大的改變;即使有改編作品,最後的結局必然是讓人心情低落的死亡。

讀者拯救了福爾摩斯。


J·K·羅琳的良心

照片提供:Daniel Ogren
記者:你有沒有想過殺死哈利或妙麗或榮恩?
羅琳:有。絕對有。

以往的經典作品曾受讀者的意見影響,那現代作品又如何?現代兒童文學作品《哈利波特》系列提供了另一個參考。

作者 J·K·羅琳寫下了《哈利波特-神祕的魔法石》之後,哈利波特慢慢成為了很多人心目中重要的角色。本來是輕鬆有趣的故事在《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開始愈來愈沉重。作者開始在故事中暗示哈利波特可能會死亡。

這件事引起了讀者很大的反應。大量讀者寫信甚至是在見面的時候祈求羅琳不要殺死哈利波特,因為哈利死亡會摧毀很多兒童的夢想。隨著故事的發展,這種聲音愈來愈強烈。特別是在結局《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推出前,羅琳竟然宣佈會有大家喜歡的角色死亡。讓很多人猜測哈利會在結局中與伏地魔同歸與盡。

這種情況連有名的作家也看不過眼。書本推出前,約翰·艾文(曾著《蓋普眼中的世界》、《一路上有你》等)、斯蒂芬·金(知名恐怖小說作家)也公開呼籲羅琳「不要殺死哈利」。

結局在2007年揭曉,哈利沒有死亡,妙麗、榮恩也活下來了。

作品完結後,羅琳接受NBC電視台的訪問。她提到自己的創作過程,並且說到當初的確想過把哈利殺死。以下是一些對話:

記者:你有沒有想過殺死哈利、妙麗、或榮恩?
羅琳:有。絕對有。

記者:真的?
羅琳:那是.....我當時感到主角可能會死,那也是我的目標,也就是你會感到所有人都有可能死。因為那....事情應該就是如此。如果有一個角色決心要殺死伏地魔,我在說的當然不是哈利,那就是應該這樣發生。沒有人、沒有人是安全的。死亡可以落在任何角色身上。

明顯地,作者當時真的想過殺死哈利。究竟是什麼影響了她?原來是天真的小孩的聲音。以下是另一段訪問中的對話:

"這位小孩的一番真情告白或許拯救了很多角色的性命。"

記者:不過你有沒有擔心,你寫這本書的時候有很多粉絲、小孩寫信或告訴你「請不要殺死哈利」。那你殺死哈利、妙麗或榮恩可能會摧毀了萬千小孩的心靈?

羅琳:那當然有影響。我記得就在.....《鳳凰令》推出之前,遇到一個男孩告訴我:「請永遠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殺死海格、鄧不利多、或者天狼星」我的天。他是一個很善良的男孩。而他....以往出現一些問題。那是一個告白,他在說的絕對是:「不要殺死這些像哈利的父親一樣重要的人」而我知道我已經下了手。我已經殺死了天狼星。看著他的時候,我感覺很難受。

雖然這位小孩自己可能不知道,不過他的一番真情告白或許拯救了很多角色的性命也說不定。

結果,羅琳聆聽了讀者的聲音。她的良心讓她選擇了保護小孩的夢想。哈利波特的傳奇活下來了。這部作品吸引了很多本來不讀書的小孩拿起了書本。她的作品現在也受到大量讀者的追棒。

如果....如果羅琳選擇了一開始的道路,把哈利殺死,我們應該說她有「摧毀萬千小孩心靈的勇氣嗎?」還是會說她只是不懂得如何寫一個滿意的結局?


一些動漫作品的例子

說了一些經典的例子,動漫作品又如何?我們有看到作家參考讀者想法的情況嗎?

相比其它媒介,動漫作品受讀者影響的情況比較常出現。很多公認的好作品都有參考讀者的意見。有時候角色的出場機會,或者是退場的時機都受到角色人氣影響。這一點也與動漫作品的讀者更重視主觀體驗有關

以經典漫畫《神劍闖江湖》為例。作者和月伸宏在作品的「人誅篇」把女主角的神谷薰殺死。引起了大量讀者的投訴。作者後來說明薰只是「假死」(這種情況與福爾摩斯何其相似?),一般普遍認為作者當時的安排是因為聆聽了讀者的想法。最終劍心與薰能夠在漫畫達成好結局。

"有時候角色的出場機會,或者是退場的時機都受到角色人氣影響"

讀者的意見有時候不只是拯救角色,也可以是讓角色「復活」。以漫畫《食靈》為例。這部作品在一開始的時候已經說明了諫山黃泉是死去的角色。也是女主角土宮神樂的行動原理。可是考慮到黃泉的人氣。作者讓她在作品的後半部「復活」。這部作品的成功很多人都歸功於成功的角色描寫。

敏銳的讀者可能會留意到以上的例子都是與角色的退場有關。這是由於角色的「終結」對於讀者或觀眾來說永遠是最關心的問題。普遍人類在心中渴求和解、救贖、圓滿等正面情感。角色以不幸的方式退場理所當然會不被接納。因此,被記錄下來的例子也多是與角色的退場有關。相信在其他數之不盡的場合,不同的作者也曾以不同的方式參考讀者的意見。

作品是作家與讀者的心靈交流。在創作的過程之中,作家的想法重要,如果寫出來的作品連自己也不覺得有趣,那怎麼可能感動讀者?可是同時,作為受眾的讀者也是有感情的。如果一部作品摧毀了多人的夢想。這些負面感情不但會影響讀者,也必定會影響作家本身。

文章不是說作家應該要無時無刻都聆聽讀者的意見。可是我們要理解的是,聆聽讀者意見絕不是什麼值得羞恥的事(SOS BLOG就經常聆聽讀者意見)。參考了讀者想法的作品也可以是經典。我們看到有不少好作品都在一定程度上參考了讀者的意見。


參考資料:
The Creation, Reception and Perpetuation of the Sherlock Holmes Phenomenon, 1887 - 1930 by Katherine Mary Wisser

相關文章:
互聯網如何改變動漫迷的生態?
兩難決擇:主角應該從夢中醒來嗎?

46 則留言:

  1. 可是我相信隅澤克之作為小說家沒有這樣做

    回覆刪除
  2. 讚,感謝團長寫了這一篇好文章(不是灌水)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支持!團長會繼續努力!

      刪除
  3. 我相信讀者的主張和作者的主張的關系有時真的很微妙。只能說一千個人對一部作品會有一千個看法,作者用意見要用的高明,以保持作品的精神為標準。要知道,創意很多時候都是對傳統的叛逆。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作者用意見要用的高明
      這是當然的。沒有人會要求作者只按照讀者的想法創作(那樣其實不算創作)。

      >>創意很多時候都是對傳統的叛逆。
      同時,創意也可以是重新組合傳統。

      刪除
  4. ...
    說一下看法,有不妥的地方,敬請見諒~

    >>考慮讀者的意見
    如果是商業作品,不考慮讀者的意見,其實是件很奇怪的事吧?
    畢竟讀者是作者的衣食父母,老是作曲高和寡的事,就算讀者同意,編輯和出版社都不喜歡這樣吧!會弄出個違反讀者意願的,講難聽的是拿翹。
    紅了!自信心和自尊高漲,自以為是這本書的主宰,想靠自己的意願來完成。最好有幾個敢在自己落魄,沒那紅的玩這招。

    回覆刪除
    回覆
    1. wyvern說的是商業作品的常理。所以這篇文章特別提到一些被認為是有文學價值的作品。福爾摩斯公認是經典,哈利波特是現代的好作品。到最後兩位作者即使不按讀者意願寫下結局,大概也不會因此餓死(特別是羅琳)。

      後來羅琳選擇以男性筆名創作也證明了她不是一個只向錢看的人。為什麼她還是選擇聽讀者的意見?因為她明白當時她的筆掌握了數以千萬計的人的夢想。絕大部份讀者都想看到哈利活下來,特別是那些小孩。所以她選擇了保護讀者而不是製造衝擊性的結局。

      文章想說的是作者與讀者心靈的交流。不只是為商業價值。如果是商業作品那自然如wyvern所說,作品一定會參考讀者的想法。

      刪除
    2. >>作品一定會參考讀者的想法
      有趣的是,開頭所說的"俺妹",基本上就是個商業作,但最後也沒按部份讀者想的來作。

      至於讀者和作者的心靈交流。。。這篇為什麼我覺得是作者屈服於讀者呢?對我來說的交流是作者開始釋放某種意圖時,讀者能察覺的到,也願意接受和回應。因為他們透過文字的脈絡,已經了解到作者的思想是如何,會出現怎樣的結局應該不意外才對。

      讀者會覺得這小說結局不喜,或許是對自己所期盼的,超過所謂和作者的心靈交流。但或許也有可能是作者拋棄了和讀者的心靈交流。

      刪除
    3. >>最後也沒按部份讀者想的來作。
      俺妹的爭議有很多原因。個人認為本來的那篇分析文章已經寫得很詳細了。

      >>這篇為什麼我覺得是作者屈服於讀者呢?
      這是把作者和讀者放在對立位置的想法。一般來說作者與讀者是合作關係多於對立關係。作者希望寫出好作品,讀者希望讀到好作品。如果兩者的目標都是一樣,那作者參考讀者的意見是很自然的。作者沒有必要「戰勝」讀者,那自然沒有「屈服」於讀者。

      舉例說,如果一個朋友對你的工作作出適當的建議,然後你遵從他的建議,你認為你是「屈服」於朋友嗎?不是吧。好的建議就應該採納,這是很正常的行為。

      刪除
    4. 嘛!我想說的重點不在於屈從,在於讀者為何不能夠接受作者的結局。

      以團長哈利波特的例子來說,作者原先安排的結局也是合適的結局,如果真有所謂心靈交流這事,為何讀者無法接受呢?只因讀者更喜歡美滿的結局。

      團長提出了讀者勝利的例子,廣大的讀者群影響著作者的態度,是屈服呢還是恍然大悟,這只有作者才知道。只是團長提到柯南道爾受到龐大的壓力,從所謂的心靈交流到忍受壓力,這感覺一點都不美好。

      說實話團長這篇是個好文章,從讀者的正面觀點來探討。只是我這個讀者不太受教,最後反而以作者負面觀點來回應。很感謝團長的文章,也請擔待我這個試圖影響作者的讀者。

      刪除
    5. SOS BLOG是接受廣泛意見的地方。因此有人有不同意見是很正常的。團長的文章是討論的起點而不是終點。這篇文章刊登之前大概已料想到會有不同意見。個人也很有興趣看看意見是什麼。

      有一點必須要說明的是(在上面和下面的留言都有提到),文章主要的目的是說出接納讀者意見在某些情況下對作品未必是壞事。並不是作家應該毫無條件地跟隨讀者的意見(這也不可能發生)。

      這篇文章的起點是回應俺妹結局之後,有些人提出伏見做得好,原因是他沒有聽從讀者的意見。這篇文章指出了這個「勇氣論」的盲點。也就是世上有不少作品在參考了讀者意見之後變得更美好。

      有些作品沒有參考讀者意見,有一些有。這是很正常的。兩者都有成功例子(也有失敗的例子)。可是只以「勇氣論」為不合理的結局辯護是不成立的。作品的合理性和水準與創作的勇氣應該是獨立的因素。

      刪除
    6. 團長這麼一說,我有點豁然開朗感覺。
      最近總覺我解讀別人話語,一直有偏差在Orz。

      刪除
    7. >>並不是作家應該毫無條件地跟隨讀者的意見(這也不可能發生)。

      類似探討在《爆漫王》也有深入談過「(一部漫畫的劇情構思)要如何才能讓讀者接受?」(本句話並不是以完全商業手段來看)

      作品中就有探討過"到底編劇上是要如何拿捏與讀者之間的距離";"要走大眾接受的風格或是小眾的內容"等等。

      刪除
  5. 關於聆聽和了解讀者心聲這一塊,原本大家以為伏見做得是非常好的,畢竟在小說第四話的讀者意見卡可說是延長了俺妹的壽命,不過從那一刻起俺妹真的成了作者和讀者共同創作的作品。

    可是遺憾的是,真正能夠角逐作品的並不是讀者,雖然我讀者們的影響力甚大,但是作者不領情的話,我們也沒辦法插手,只能從旁給予作者意見並希望作者聆聽我們的願望,就像上文提到的福爾摩斯作者,在寫出令自己滿意的結局後,並沒有獲得真正的解脫,反而是讀者輿論的起點,飽受煎熬的他在十年後將此為角色再次活過來,證明了他所受的壓力和對讀者感到抱歉的心裡。

    回歸俺妹,就像諸位作者所言,我想"殺死"我的小說裡的角色,從俺妹的角度來看,將黑貓、凌瀨,這兩位接近女主角的角色給拔旗,就和"殺掉"的意義略同,把一個自己諸多培養,讓大眾所喜歡的角色,要將她們毫無感情的抹殺掉絕對是不可能的,尤其在黑貓這裡,在和京介相處相戀的過程中,將她的風采描寫更勝於女主角的也是作者本人,但可惜的是伏見從本書一開始的願望就是給桐乃的結局,在百般折磨後選擇自己的初衷,但是有點矛盾的是,把自己花了許多集描寫的角色在一個小章節內宣佈出局,作者真是鐵了心,無論如何就要實現自己的願望,不顧眾讀者的感受寫出自己所想要的結局,這一個舉動想必讓作者名落千丈,也讓作品直接和糞作畫上等號,造成大家反彈的原因,就是那個像核彈一樣的衝擊性,和以往本作小飛彈式的衝擊性不同,結局給的衝擊性真的把大家都炸爛了。

    話說團長您的這篇文章實在令人欽佩。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支持!也謝謝留言!這篇回應說出了團長心中的不少感受。

      >>我們也沒辦法插手,只能從旁給予作者意見並希望作者聆聽我們的願望

      這句話說得很對。到最後作決定的始終是作者。讀者把能做的事都做完了。剩下來的就是希望作者接收到讀者的訊息。

      很可惜,伏見並沒有收到。

      >>將黑貓、凌瀨,這兩位接近女主角的角色給拔旗,就和"殺掉"的意義略同

      想不到有人接收到這個訊息了!

      >>把自己花了許多集描寫的角色在一個小章節內宣佈出局

      這一點是最讓人感到無奈的。也令人聯想作者究竟是想角色得到幸福,還是為了追求衝擊性是放棄了其它重要的事務。

      >>在寫出令自己滿意的結局後,並沒有獲得真正的解脫

      這一點是很諷刺的。本人希望把福爾摩斯抹煞之後從新開始創作。可是結果是福爾摩斯在他生命中的份量愈來愈重。福爾摩斯不少經典故事都是在「復活」後寫出來的。

      幸好最後柯南道爾選擇了對自己、對讀者、對福爾摩斯也最好的結果。這一點,團長每次重讀福爾摩斯的時候也很感激。

      刪除
    2. 團長您好,我是在俺妹動畫結局底下和您諸多討論的匿名讀者。

      您喜歡我的留言我也感到欣慰,以後我也會多多支持SOS BLOG

      還有一點就是,伏見似乎認為人物們只是他"筆下"的創作物,可惜的是事情沒有他想像中的簡單,當人物的個性在一話又一話小說推出之後,每個角色都有屬於自己的"特色"和"人生",或許他認為這本書的命運和角色們的未來操之在手,但他忘記了當讀者們接受了許許多多的故事之後,這些角色們都擁有了"靈魂"。

      在此引用一下《盜墓筆記》的作者南派三叔所說的「我一直深陷在迴圈中,主角們和他的夥伴們的際遇我只能說那是安排好的,我只是將其描述罷了,在這一次擬稿的時候我曾想將吳邪(主角)的際遇照著自己的安排去走,但是我發現我錯了,他們就像活著一樣,像是我的老朋友一樣,告訴我:這是不可能的!他們有著靈魂,我沒有辦法做出自己的決定,他們所要走的路,他們都已經告訴我了。」

      關於這一點,伏見在最終卷十二話,把所有角色們的人生給破壞殆盡了,在十二卷看來京介不像京介,桐乃不像桐乃,黑貓不像黑貓......。
      也有違角色們的個性,這個處理真的非常不當,而且也沒有好好交代所有角色們的未來,這一點也是讀者們不能接受的原因,因為這些角色在讀者們心中是"活著"的,京介的處理方式手法粗糙,和以往心思細膩的他不同,況且為了和妹妹玩限定戀人的遊戲,把自己的未來給毀了,並且和眾女角們說:「我和我妹妹分手了,把妳們都甩了,我和我妹妹的家家酒結束了。」京介的人生—沒有未來了。

      然而這一切都只是為了讓自己獲得滿足,就這麼破壞了其他角色們的人生。

      刪除
    3. >>陳勁宇
      歡迎來到SOS BLOG!

      >>每個角色都有屬於自己的"特色"和"人生"
      當人物的性格形成後,他們的行動其實已經決定了。作者的感覺好像只是把他們的故事寫出來。這一點個人記得有不少作家都有說過。看來這是作家的經驗。有一定的普遍性。

      >>有違角色們的個性
      這一點在京介身上特別明顯。也是為什麼很多人完全無法接受最後一卷的京介。因為這違反了京介在之前11卷的行動原理。正如一位綾瀨粉所說,綾瀨喜歡的京介不是第12卷的京介。這句話說得很深刻,也很有道理。

      刪除
    4. >>想不到有人接收到這個訊息了!

      呵呵,我看到有些作者想將自己描寫成功並且受大眾歡迎的角色給殺掉,馬上就想到伏見描寫黑貓和凌瀨的成功,但是無可避免的,如果想要達到實妹結局,就必須將這兩位受到大眾歡迎的女角給"殺掉",那麼桐乃和京介的禁斷戀情才有可能開花結果((雖然連花都開不了

      沒想到我和團長有相同的看法呢。

      刪除
    5. 然後還順手把麻奈實的形象也摧毀了。某程度上比角色死亡更殘酷。

      伏見折旗的方式不只是拒絕告白,更絕的是被拒絕的女角色之後基本上消失了。這種退場方式與死亡也很相似。

      刪除
    6. 由10卷開始應該就是按照傳統erogame的模式來寫的吧.10卷的作者話還是什麼邀約訪問裡,伏見有明說,10卷就是要寫一個erogame一樣的父母都不在男主角被后宮包圍加好感度的后宮派對。

      12卷看網上那個好像是售後訪問(?)又說了是按照erogame來寫。所以看到的的確是類似的套路,全員平均發展,全人留flag,共通路線一起加好感,好感都滿了後在最終選擇選誰就進誰的路線,選了後其他角色陸續退場不出現,只留下主角和被選的人,然後描繪2人的故事,然後不論怎樣發著,最後視覺也只會看到只有這2位主人公的故事和結局。

      當然大家接受不接受是另一個事情-v-

      不過我感覺麻奈實的形象不是摧毀啊..反而是建立起來了,正如綾瀨在2季故意強化她病嬌一面,第2話播出後人氣就立刻領頭了,直到16話播完時,綾瀨人氣也依然拋離另外2位一樣....
      4chan在最後一卷/3話麻奈實的支持者都多了N倍,由第1卷就開始描述的京介心底最後的後盾+最普通的人+有常識的人這幾個要點,在最後都很好的刻畫出來了。

      刪除
  6. 創作時不能忽視讀者的意見,
    創作時不能盲目跟隨讀者的意願,

    在兩者當中取一個平衡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樓上的留言基本上是正確的。沒有人會要求作品是完全按照讀者的意願創作。但同時,如果作家連自己的讀者是什麼人也不知道。這也會造成問題。

      刪除
  7. 太精采的文章了!
    深入淺出分析了一個再平常不過的現象,背後蘊含的情緒竟如此巨大
    SOS BLOG讚!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支持!請繼續留意SOS BLOG之後的文章!

      刪除
  8. 所以..... 黑猫黨們, 你們感覺到墮天聖的召喚嗎?! 是時候向伏見施展精神攻擊力!! (詛咒開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伏見肯花「10分鐘」到AMAZON JP去看看最終卷那些大量的一星評價。或許他就會明白自己做出了怎麼樣的事。

      刪除
    2. 不過當他看那比11本加起來還多幾十倍的一星評價時,看到12卷同時也獲得了歷代最多的五星評價後,他的確會明白自己做出了怎樣的事..

      刪除
  9. 作為作家其實我覺得有理無理兩邊都有
    讀者意見未必對,作家定稿未必錯
    其實如果作者覺得「事必如此」,認為讀者意見不中用,不採用也可

        從 前 有 個 父 親 袋 子 兒 子 要 去 市 場 賣 驢 子 , 驢子 走 在 前 頭 , 父 子 兩 隨 行 在 後 , 村 裡 的 小 姐 看 了都 覺 得 很 可 笑 。 「 真 傻 啊 ! 騎 著 驢 子 去 多 好 , 卻在 這 沙 塵 滾 滾 的 路 上 漫 步 。 」
        「 對 啊 ! 說 的 對 啊 ! 」 父 親 突 然 覺 得 很 有 道理 。 「 孩 子 , 騎 上 驢 子 吧 ! 我 會 跟 在 旁 邊 , 不 會讓 你 掉 下 來 的 ! 」 父 親 讓 孩 子 騎 在 驢 子 上 , 自 己則 跟 在 旁 邊 走 著 。

        這 時 , 對 面 走 來 二 個 父 親 的 朋 友 。

        「 喂 ! 喂 ! 讓 孩 子 騎 驢 , 自 己 卻 徒 步 , 算 什麼 ! 現 在 就 這 麼 寵 孩 子 將 來 還 得 了 ! 為 了 孩 子 的健 康 , 應 該 叫 他 走 路 才 對 , 讓 他 走 路 , 讓 他 走路 ! 」

        「 噢 ! 對 呀 ! 是 有 道 理 。 」 於 是 父 親 讓 孩 子下 來 , 自 己 則 騎 上 驢 背 。 孩 子 跟 在 驢 子 前 面 , 蹣跚 的 走 著 。 走 著 走 著 , 碰 見 一 個 擠 牛 奶 的 女 孩 。女 孩 用 責 備 的 口 吻 說 : 「 哎 唷 ! 世 間 竟 有 這 麼 殘酷 的 父 親 , 自 己 輕 輕 鬆 鬆 的 騎 在 驢 背 上 , 卻 讓 那麼 小 的 孩 子 走 路 , 真 可 憐 。 瞧 , 那 孩 子 多 痛 苦 ,東 倒 西 歪 的 跟 在 後 頭 , 實 在 可 憐 啊 ! 」

        「 是 啊 ! 你 說 的 有 理 ! 」 父 親 點 頭 贊 同 。 於是 , 父 親 叫 孩 子 也 騎 到 驢 背 上 , 朝 著 市 場 的 方 向前 進 。 驢 子 同 時 要 載 兩 個 人 , 漸 漸 的 舉 步 非 常 吃力 , 呼 吸 急 促 , 角 搖 搖 晃 晃 的 發 抖 。 可 是 父 親 並沒 有 發 覺 , 還 輕 輕 鬆 鬆 的 哼 著 歌 曲 , 一 邊 在 驢 背
    上 搖 晃 呢 !

        驢 子 好 不 容 易 的 走 到 教 堂 前 , 喘 了 一 大 口氣 , 休 息 、 休 息 。 教 堂 前 面 正 站 了 一 位 牧 師 , 叫住 了 他 們 。 「 喂 ! 喂 ! 請 等 一 下 , 讓 那 麼 弱 小 的動 物 在 兩 個 人 , 驢 子 太 可 憐 了 。 你 們 要 去 那 裡呢 ? 」

        「 我 們 正 要 帶 這 匹 驢 子 去 市 場 賣 呀 ! 」

        「 哦 ! 這 更 有 問 題 。 我 看 你 們 還 沒 走 進 市場 , 驢 子 就 先 累 死 了 , 恐 怕 還 賣 不 出 去 呢 ! 信 不信 由 你 。 」

        「 那 麼 , 該 怎 麼 辦 呢 ? 」

        「 把 驢 子 扛 著 去 吧 ! 」

        「 好 ! 有 道 理 。 」

        父 子 兩 立 刻 從 驢 背 上 跳 下 來 , 然 後 把 驢 子 的角 綁 起 來 , 再 用 棍 子 扛 著 驢 子 。 這 樣 扛 著 , 當 然非 常 重 , 所 以 父 子 兩 脹 紅 了 臉 , 搖 搖 晃 晃 的 喊著 : 「 怎 麼 這 麼 重 呢 ! 」

        看 見 這 情 景 的 人 都 呆 住 了 。 「 真 是 奇 怪 的 人啊 ! 」

        扛 著 驢 子 的 父 子 不 久 走 到 一 座 橋 上 。 「 孩子 , 市 場 快 到 了 , 再 忍 耐 一 會 兒 吧 ! 」 父 親 雖 然這 麼 說 , 可 是 自 己 和 孩 子 都 已 經 累 的 精 疲 力 盡了 。

        驢 子 畢 竟 是 驢 子 , 被 倒 吊 著 反 而 痛 苦 得 不 得了 , 不 但 口 吐 白 沫 , 還 粗 暴 的 扭 動 起 來 。

        「 嘿 ! 乖 一 點 啊 ! 」 父 親 嚴 厲 的 斥 罵 著 , 可是 驢 子 不 聽 , 扭 動 的 更 厲 害 , 結 果 , 棍 子 啪 的 一聲 折 斷 了 。 繩 子 也 弄 斷 了 , 驢 子 倒 栽 蔥 似 的 掉 進河 裡 。 很 不 湊 巧 , 雨 後 河 水 暴 漲 , 驢 子 就 在 那 瞬間 , 被 急 流 吞 沒 , 看 不 見 蹤 影 了 。

        「 啊 ! 怎 麼 會 這 樣 呢 ? 這 都 是 一 位 聽 別 人 的意 見 , 而 產 生 最 嚴 重 的 後 果 啊 ! 」 父 子 兩 只 好 垂頭 喪 氣 的 走 回 家 。

    最後取決定的是作家,過度服務讀者的作者一定不是好東西,過度堅持的亦非好作者,只有取中才對

    回覆刪除
    回覆
    1. 因此文章才有最後一段。

      沒有人會要求作者在任何事情都聽讀者的意見。可是適當地參考讀者的想法並不一定是壞事。從文章中的一些例子可以看到,即使是經典作品也可能有參考讀者的意見。

      刪除
  10. 其實創作除了受到讀者影響以外也會受到出版社編輯的影響,這一點如果看一些小說或漫畫的附錄作者都會提到。

    像喰霊單本行我記得作者也有提到連載初期其實有因應編輯的要求把黃泉的戲份縮減,本來有打算在漫畫中描寫黃泉生前的事情。

    結果後來這一段成了動畫的題材...改編的還十分成功評價很高@@!

    至於是堅持自己的模式或是順從出版社跟讀者的意見,除了作家本身大牌程度以外(越大牌當然就別人越動不了你的作品,例如富奸...)、影響很大的是作者自己的個性吧!越固執、自信、完美主義個性的作家,就越不會讓別人影響自己的作品走向、反之亦然。

    回覆刪除
    回覆
    1. >>創作除了受到讀者影響以外也會受到出版社編輯的影響
      這一點是肯定的。只是已經超出本文章的討論範圍了。這其實也是一個有趣的題目。

      >>結果後來這一段成了動畫的題材...改編的還十分成功評價很高@@!

      食靈的動畫根本是神改編。比較漫畫更好看(汗)
      很多人就是被動畫釣了去看漫畫,然後發現怎麼初期的黃泉這麼奇怪!
      幸好復活後好多了。

      刪除
    2. 其實偶也想說說這方面,俺妹的結局也不是伏見一個人的事,應該也是跟出版社甚至動畫制作公司商討後的結果,讀者甚至作者的意見佔多少?天知道......但由於商業上的決定(截稿時間、篇幅、跟動畫和其他商業上的聯動之類),這結局肯定是多作妥協的產物......所以小說出版的時間點上也決定了動畫跟小說不同結局只是一相情願的幻想......

      刪除
    3. 嘛,其實小說推出後基本上也知道動畫不會有分別(特別是看了作者那個一句也沒有提到黑貓和綾瀨的訪問後)。

      刪除
  11. 這就是作者難當的原因啊!!!
    有時候把熱門角色判死刑,讀者們會很不甘
    甚至出現瘋狂行為
    像是之前俄羅斯有人為了宇智波鼬去自殺
    天啊!!你不知道火影最常搞復活嗎?
    XD
    只能說作者理想和讀者期待之間的拿捏是很重要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不知道火影最常搞復活嗎?
      汗....之前火影的角色已經不知道復活多少次了。受歡迎的重要角色怎會這麼容易死?wwwww

      >>只能說作者理想和讀者期待之間的拿捏是很重要的

      另外作者如何控制讀者的期待也是很重要的。如果自己引起期待最後卻無法達成,比起一開始沒有期待更失望。

      刪除
    2. 搞復活? 幾次都沒問題呀~ 只要集齊7顆龍珠....(喂!)

      刪除
    3. 全體復活個人印象很深刻的是《舞HIME》。每星期死一個角色超慘烈的。最後一集卻全部復活。讓人大喊「把我的感動還來!」

      刪除
  12. 老實說,我認為其實大多數作者在寫一本小說,以至是一個故事的時候,最希望的都應該是「自己所構築出來的這個世界,能讓讀者們所看到及認同」才對的.
    但在這個年代,不少作者「構築世界的過程」卻被讀者或出版社,為了看到自己最滿意的故事,或把它當成一棵「搖錢樹」,而以來信或從上面「施壓」的方式,半強迫的令作者寫的故事改變前進的方向或延續/腰斬,最終令故事「爛尾」...
    ---我們是不是太自私了?
    ....................啊,好像樓上的大家都有提過類似的話題耶...?

    回覆刪除
    回覆
    1. 始終是商品嘛.....要完全沒商業考慮是不可能吧?最後還是平衡問題......

      刪除
    2. 一位作家(指的是要將此做為謀生"職業")時,不可能就是自己爽爽寫爽爽畫。

      相反的同人展的創作者們,大部分都是因為"愛"而創作(也是同人誌販售會客觀來看的核心)。
      所以你可以看到有許多「如果商業化會賣不出去的作品」,但仍然還是要擺攤的創作者。

      就像學校園遊會(文化祭),全班擺攤總不希望是虧本的,部分創作者在同人展也一樣。所以就會多少迎合大眾,特別去創作某個人氣作品。

      台灣就曾有一位創作者玩了一個很多人推薦他玩的網頁遊戲,他在玩下去的第一天就決定要畫出一本同人誌(該遊戲在該場同人展成為熱門題材之一)。

      這邊就有人指責這位創作者是為了迎合大眾,充滿商業心態創作。但如果作者真的完全是為了賣錢而畫的嗎?作者如果對作品沒感覺會想創作嗎?

      有時候真的就是讀者的一念之間,就定義作者到底是在自爽或是迎合讀者。作者心裡也是。

      刪除
    3. 結論:真的是平衡問題。

      刪除
    4. >>kanata
      這個上面的留言已經說明了很多次了。這裡就不再重複了。

      刪除
    5. >>職業量地官

      有趣的是俺妹也有討論這個問題。
      桐乃的手機小說寫來自HIGH卻不知怎的很紅,相反黑貓的中二小說也是完全沒有考慮讀者的感受卻完全賣不出。

      這種情況說明的是,如果創作者完全沒有考慮受眾的感受,他的成功就要視乎他想創作的東西是否「幸運地」與大眾的喜好一致。然後我們知道這類幸運的人是少數。

      刪除
    6. >>橘子葉

      不得不說。這篇回應寫得很好。以同人與商業作品的分別來表達兩種創作態度的分別。

      >>作者如果對作品沒感覺會想創作嗎?

      這是很正璀的。有時候創作究竟有沒有考慮讀者的感受是很難說明的。有些人會考慮到市場的需求,同時也是自己想創作的東西。這不一定是衝突的概念。假設現在某位創作者心中有數個想寫的題目。最後他選擇了自己喜歡而大眾又很可能喜歡的題目。

      文中提到的那位同人作家,個人實在找不到什麼可以責備的地方。難道他不可以是看了一眼就喜歡上那個遊戲嗎?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