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3年5月4日星期六

從動畫看市區重建:《TARI TARI》和《櫻花莊》的例子

兩部青春劇 — 《TARI TARI》和《櫻花莊的寵物女孩》反映了社會問題

動畫從來都是反映社會問題的媒介。除了因為動畫的人性化表達方式,更因為動畫的主角大多都是站在弱勢一方,這樣觀眾有機會從不同於社會主流的角度看問題。近年來有兩套動畫就合適地反映了市區重建的問題,以及主流社會對受害者的想法。


什麼是市區重建?

市區重建(urban renewal)就是把城市內一些土地再發展。一般來說,這些項目會導致住戶被迫搬遷、店舖被迫移動、建築物被拆毀、社區被消滅等等。重建的理由通常不外乎本來的建築物太舊,或者是把土地用作「更有經濟效益」的用途。

《櫻花莊的寵物女孩》和《TARI TARI》這兩套動畫正好反映了這兩個情況。


櫻花莊的情況

櫻花莊是充滿回憶的地方

在《櫻花莊的寵物女孩》,主角們居住的地方,動畫舞台櫻花莊是學校長久以來為有創意的學生提供的宿舍。由於建築物開始老化所以需要在數年內拆卸。神奇地,維修和強化這個選項似乎不在學校的考慮當中。於是學生要在短期內搬走。這件事當然引起主角的反彈。以下是作品中的一段對話。

千尋老師:「無須擔心,神田、青山、赤坂、真白 4個人會搬到普通的宿舍。」
空太:「誰也沒有在擔心這個問題!」
千尋老師:「暫時也得到了養貓的許可。」
空太:「所以說,我在說的不是這個問題!」

(引用自小說第6卷)


賠償豐厚的誤會

"旁人看起來不重要的痕跡,卻是最無可取代的東西"

正如所有重建項目一樣,拆卸的一方提出了「豐厚的賠償」。在上面的情況,校方對於被迫搬走的學生提出了賠償方案。他們可以住進普通宿舍,而且更加「特別許可」空太養貓,這本來在普通宿舍是不被允許的。在這種情況下,考慮到前途問題,相信不少人會覺得櫻花莊的人應該立即搬走。

不過住民們卻不是這麼想的。以下是空太的台詞。

「雖然櫻花莊很破舊,冬凍夏熱,走廊地板會發出聲音,有時更豪快地剝落.....回過頭來,麻煩的事都變成重要的回憶。麻煩和重要的事更清楚地記得。」

「現在如果櫻花莊消失的話,那些重要的事似乎都會失去。我不喜歡這樣。」

"不想搬遷就是因為喜歡那裡的人,喜歡那裡的回憶"

主角說得很清楚,他不想搬走不是因為覺得賠償不夠豐厚,只是櫻花莊已經成為他們重要的回憶。他喜歡的不只是這個地方,也喜歡這裡的人際關係,喜歡與真白、七海、美咲、仁一起過的時間。或許對於外面的人來說,這些東西是微不足道的。可是對於住在櫻花莊的人來說,在這裡的時間是無可替代的。正如後來美咲在學校的演說中說自己就是在櫻花莊找到重要的伙伴。

類似的情況不也每天在我們身邊發生嗎?

當市區重建局啟動政府的龐大機器要收回土地的時候,所有不希望離開的居民往往會被說成是麻煩製造者(如同櫻花莊的住民)。政府或發展商的理據是這樣的:「既然都給你錢了,你還有什麼不滿的呢?」


"美咲在櫻花莊找到重要的伙伴。這不是金錢可以替代的。"

這正是問題所在。不想搬走的人重視的很多時候並不是政府的賠償(賠償合理與否是另一個常見的爭議),而是因為很多其它理由。例如喜歡那裡的人(正如空太一樣)、喜歡那裡的回憶(正如美咲一樣)。這些事情都不可能簡單地以金錢賠償解決。

可是主流社會論述卻完全沒有嘗試從居民的心情考慮。主流媒體更加把不想搬走的人說成是貪婪、製造麻煩。例如最近在香港橡樹街的重建項目,不想搬走的商店就被媒體攻擊,自稱開明的《明報》竟然把一間不願搬走的商店說成是「大角嘴舖王」,攻擊他們阻礙重建。市建局公開指那些人是「獅子開大口」,而《蘋果日報》竟然在沒有深入理解下全盤相信這種說法。這些輪調也出現在其它主要報章。

"難道社會不能理解受害者的苦況?"

類似的故事一直在不同的場合上演。每一次有重建,總是有居民因為想留在原來的住處而被主流論述攻擊。這種情況實在令人無奈。很多人沒有嘗試深入理解當地居民的情況就批評他們。在看了櫻花莊後,你會認為空太、真白、七海等人是因為賠償不足而選擇留守櫻花莊嗎?你會認為他們開始簽名運動是製造麻煩嗎?你認為只要增加賠償就可以解決問題嗎?

為什麼社會不能體諒弱勢社群的難處?


《TARI TARI》的情況

P.A. Works 的高質素動畫《TARI TARI》也出現了類似的劇情。在動畫後半部,學校的理事會為了把土地改建成「高增值」的地產項目,決定把白浜坂高校廢校。文化祭更被終止。一班學生為了延續文化祭而決定無視校方的指示。

校長:「對你來說可能只是財產,可是對於學生來說卻是重要的地方!讓他們唱一下歌也不可以嗎?」

相對《櫻花莊》的理由,《TARI TARI》的情況就更接近現實。重建不是為了任何當地人的利益,純粹就是有利可圖。最後學校也無奈關閉。


持份者不只是土地擁有人

《TARI TARI》反映的是重建的另一個常被忽視的問題:重建項目的持份者(stakeholders)是誰?

不少人會以為重建就是地主/業權擁有人的事。可是事實上,一個重建項目影響的是整個社區。例如假設一條老街被摧毀,受影響的除了業主之外,租客、租店舖的老闆(可能付不起其它地方的租金)、附近的居民(社區被摧毀)、以及很多其他受影響的人也是重建之下的持份者。可是他們的權益卻往往得不到保障。偶爾也會有主流媒體報導這些人的苦況,但更常見的情況是這些人被視若無睹。

"重建影響的不只是業主,而是整個社區!"

《TARI TARI》正好反映了這個問題。理事長決定學校要廢校,影響的肯定不只是他自己。數以百計的學生的生活受到影響(例如文化祭就被取消)、老師的職位受影響、加上附近的居民少了一間學校,學習的選擇減少,很多將來的學生或許被迫要到更遠的地方上課。明顯地,重建影響的是整個社區而不只是業主。


發展?為了誰的發展?

可能有人會認為。這不是為了經濟發展嗎?可是我們同時要考慮的是經濟發展的目的。本來發展經濟就是為了改善人民生活。如果經濟發展了,人民的生活卻沒有改善(《TARI TARI》的情況明顯是差了)。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理解被迫遷者的無奈

"簽名運動和演說是櫻花莊得以保留的原因"

這兩部作品最後的結局也充實反映了現實情況。櫻花莊在最後保留下來了,因為空太的簽名運動加上美咲的演說成功說服了學校大部份學生和家長重建帶來的後果。白浜坂高校最後難逃廢校的命運,因為當地居民和學生逆來順受。不過主角們的抗爭最少爭取了文化祭的延續。也算是為學生做了一件重要的事。

在現實中,重建項目之下的住民往往難逃被迫遷的結局,這也是為什麼筆者會認為《TARI TARI》是更現實的作品。不過這也說明了如果發動運動引起社會的注意的話,被迫遷者也有可能避免最壞的結果。


"想到那些被迫遷者的景況其實與和奏、紗羽的時候,那麼社會就能夠多一分溫情了。"

本文章回答了一開首有關重建項目造成的問題,以及受害者的情況,就是希望大家能夠明白社會上的主流論述不一定是正確的(甚至可以說有很多都是錯誤的)。被迫遷者不想搬走很多時候不是因為他們貪婪,發動抗爭也不是因為他們想製造麻煩,而是因為每一次重建在得到經濟效益之外,失去的東西也不少。

如果大家能夠在下次看新聞的時候明白主流論述的弱點,想到那些被迫遷者的景況其實與和奏、紗羽、真白、七海等人差不多的時候,那麼社會就能夠多一分溫情了。


你對《TARI TARI》、《櫻花莊的寵物女孩》有什麼感想?你認為主角們的景況值得支持嗎?歡迎留言發表你的意見。

25 則留言:

  1. 我現在居住的宿舍便和櫻花莊處境相似,學校為了收更多的留學生所以決定興建新的宿舍並在來年遷移後拆掉舊的宿舍......

    可惜的是,現在宿舍裡只在一堆只看自己/眼前利益的香港學生,而且各人對宿舍和學校的歸屬感都是弱得很,所以整件事便變了理所當然的事了......所以在這些情況會有人肯站出反抗其實某程度表示了他們的歸宿感/團結力都十分強呢!

    而我這個暑假也要走了,所以沒什麼可以做就是了......(建新宿舍錢倒是「被」付了orz)

    回覆刪除
    回覆
    1. 聽到這個情況真令人感到可惜。

      >>各人對宿舍和學校的歸屬感都是弱得很
      這就是問題所在。如果大家對身邊的事物更加留意。就會更容易對抗不公平的事。

      刪除
    2. 嘛……只能說歷史和回憶總是會和經濟利益最佳化有所沖突,這些都是難以避免的,最多只能在兩者心兩取一個中間點

      >如果大家對身邊的事物更加留意。就會更容易對抗不公平的事。
      現時宿舍中正正都是香港人,因為英國非根本非他們家鄉所以對他們來說宿舍在將來存在與否都沒關系,反正可能以後也不會回到此地。再加上他們只是在這個宿舍逗留兩三年,所以歸屬感在培養到出來之時他們已經離開了

      再加上這班香港兒童莫名的排外心態,這個地方在他們心中反而是越早消失越好......老實說我真的有點擔心未來的香港在這班人領導下會變成什麼樣子......

      刪除
    3. 嗯...的確有不少留學生在外國是很少與其他社群的人交流的。這樣做似乎失去了留學的重要目的之一:認識他國文化。

      >>最多只能在兩者心兩取一個中間點

      其實有很多方法是可以兩者都做的。例如用翻新加建取代徹底拆卸。要知道,文化遺產現在愈來愈有價值。保留舊建築有時反而是最經濟的選擇。

      刪除
  2. 這類情節我第一個會想到"學美向前衝"
    (野中藍好萌!!)

    就本文的例子來說
    的確TARI TARI比較現實,櫻花莊有些夢幻了
    都反應一些對現況的無奈
    可是這個問題真嚴肅...

    就我的看法
    1.更建本意是?
    為改善現況有些更建是迫切需要,但有些不過是幫助財團的獲利...

    2.人心所想的是?
    這部份很複雜,各種可能性都有...有時某些人的好意,會被他人操弄

    就現實的情況來說
    如果更建是迫切需要
    櫻花莊的反抗就是無謂的,不過是兒女情常,由情緒帶動的"風波"
    但如果更建不是必需的
    這種反抗就是民主運動的展現,相關單位要去思量兩全其美的方法

    TARI TARI部分,這部份是私人購買更建...
    就像私人醫院關了,改成辦公大樓
    附近居民失去醫療平台一樣
    這只能靠官方的政策去監督,而居民要去對政府單位施壓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些對第3者來說沒有價值的東西(例如牆上的畫)對當事人來說卻可能是最珍貴的。究竟其他人有沒有權利用自己的觀點決定這些東西的價值?這是一個需要深思的問題。

      個人認為櫻花莊和白浜高校都不應該拆卸。櫻花莊本來是學校傳統上讓有創意的學生居住的地方。至於TARI TARI就更明顯了。

      >>更建本意是?
      這是重要的。不過執行手法有時更重要。以櫻花莊的情況,如果真的是擔心建築物的年齡,可以選擇翻新加建,有時候這是更便宜的選擇,而且不用拆卸。很多現實的例子都告訴我們這是有可能的,而且外國有不少古蹟也是不斷翻新之後成為了文化遺產。

      刪除
  3. 市建局拆樓好像很霸道,但的確能更充分的發展已有土地,減少開拓市郊和農地,也不能說他們不義
    問題是每個人也有自己的正義,但現實卻是零和,只有拆與不拆可選時怎辦?該看現居民的利益還是全社區甚至全港的利益?以大正義壓小正義還是不是正義?
    把眼光放遠放大點,大陸徵用了不少農地建工廠建城市,最後還今天的中國這樣富裕發達,對全國十多億人來說是正義吧?那對失去農地的人呢?當年的農民誓死不退讓當釘子戶而讓發展機會消失又會不會等於對全國人民不義呢?
    太非黑即白看問題是香港人(包括我)的壞習慣,但偶個人知道問題卻解答不了......(反正香港的政客不論左中右不論半官方還是民間團體都只看自己立場而不打算妥協,硬踫硬輸了還可以高喊被迫害被打壓......)

    回覆刪除
    回覆
    1. 市建局有《土地收回條例》,基本上是立在不敗之地。最神奇的是市建局也會與地產商合作建地產項目。用政府權力把土地放到商人手裡是什麼?明顯是官商勾結...

      重建不一定是壞市,可是政府有很多可以減低傷害的措施都沒有做。例如無條件的原區安置、樓換樓、舖換舖。這些可以保留社區的措施都沒有做,反而攻擊不願搬走的人是貪婪。事實就是那些居民得到的所謂「賠償」比較市建局(以及地產商)在地產項目得到的利益根本是小數目...

      刪除
    2. 沒市場參與會變得官僚和低效的,因為跟本不知道該如何重建,商人從中獲利不是官商勾結的理由,要証明財團影響政府去收地才是。暫時也未有人發玩重建項目能讓成包商在附近的物業升值之類情況吧?其實最接近官商勾結定義的是地鐵......

      刪除
    3. 原區安置、樓換樓、舖換舖已經在做,但客觀限制不少
      而且讓居民享受重解後升值的差價表面合理,但實際上有公平問題,而且衍生問題不少,如"原居民"的定義,否則會有人為逐利做出可怕的事.....
      同區7年樓齡的賠償指引雖不完美,但總算是個客觀指標

      刪除
    4. 我是這樣想的。寧可有尋租者在佔便宜,也比起有無辜的人受害好。會用這種方法佔便宜的人是少之又少。相反住在當地的居民是實在的。明顯地他們應該要被優先考慮。

      賠償多一點對項目不是大問題,反正地產商的得益無論在任何情況都遠勝居民。

      >>其實最接近官商勾結定義的是地鐵......
      全中!不知道為什麼納稅人要用土地補貼一間「以股東利益先行」的上市公司。然後那間公司每年加價。私有化的害處可見一斑!

      刪除
    5. 被尋租者佔便宜的不是你我,而是那裡的原居民,發展商要收樓的困難重重,單是集齊那8成以上業權就已經很困難,但一邊收購一邊等政府重建不就簡單不多嗎?而且收到的不止同區7年樓價的賠償,還不用出力就能領到重建增值那一份,這不是很吸引嗎?穩賺不賠不是嗎?那你認為發展商又會付多少錢給原居民?

      刪除
    6. 尋租者(假設有)的主要目的是尋求政府/地產商的賠償,所以他們的尋租對象是政府/地產商。

      >>單是集齊那8成以上業權就已經很困難
      市建局有《土地收回條例》,所以要做的話是做到的。

      >>同區7年樓價的賠償
      以下說一個以成交價做參考的實際問題,聽一下就好,不過行內人應該是可以證實這個說法的:

      某個以收購舊樓為業務的地產商向業主A提出要收購單位,假設單位值200萬吧,於是地產商向業主提出以下建議:「我付200萬,不過樓價只是100萬,然後另100萬是"搬遷費"。」業主A見沒有損失,同意搬出。

      然後地產商向業主B提出要收購單位,假設單位也是值200萬,不過這次地產商是這樣說的:「你的單位只值100萬,我給你120萬你快搬走吧。不信的話看A。」

      業主B(大概是某個老人)可能不滿,可是「查冊」(香港的樓價成交記錄是公開資料)之後發現旁邊業主A的單位真的只賣了100萬,於是他以為120萬是比市價更高,沒有專業知識的B於是怕現在不賣就會蝕本,於是賣了給地產商,然後地產商去跟業主C說......你大概明白我的意思吧...

      樓換樓、舖換舖是阻力最少而且是最公平的做法。要知道那些新樓/舖都只是地產商建出來的..

      刪除
  4. 只要是七海都留下的地方,我也想留下!!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正是以人為本的想法。
      不認識七海的人或許不理解這種價值,不過如果大家能夠多從當事人的角度看事物,就會更容易明白為什麼有些時候回憶是如此重要。

      刪除
  5. 其實市區重建是我們學校通識科教授今日香港單元時的題材之一。所以我當初看見標題也嚇了一跳,驚叫了"市區重建!?"wwwww接著連在椅子上睡著的爺爺都醒了過來==接著跟他說"是用動話來說市區重建"就一片噓聲,還說"不要跟我談"==

    好了好了不說廢話,說正題。

    用通識課本裡說的話,當事者就是以為滿足了住民的物質生活(住房安置或者賠償金)就可以了,而忽視了住民的非物質生活(回憶,文化,人際關係等)。而在TARI TARI的例子裡,更加是拆卸學校,令人失去教育的機會。雖然不能隨便的斷言,可是大多只視錢為唯一解決手段的當權者或者發展商,有時真的很令人厭惡。

    以香港的例子,有時候重建連原住民的物質生活都沒有辦法獲得保障,因為重建後這地方會引入較高收入人士居住,令地區物價上升,原來地區的住民負擔加重,香港的市區重建地區通常是窮人聚居地,最後有可能被迫遷,形成"士紳化",令該地區的住民全部變成高收入人士,造成原住民可能無家可歸,影響整個社區。這一種影響不是錢能補償的。

    以前鄧小平說過一句:發展是硬道理。現在的年輕人就是想反思這一句話,可是香港人都好像漠視了他們,傳媒說他們妨礙發展就是這樣。。。。。支持他們就好像做錯事一般被指責,大家都向錢看的時候還有什麼好說的呢?還怎麼指望香港人團結對抗這種不公平重建呢?(這其實和第一個留言說的相似)只希望現在的年輕人能夠堅持住吧。

    >>以大正義壓小正義還是不是正義?

    這裡我的看法是:與其考慮大小如何取捨,還不如考慮兩全其美的方法。

    雖然在現實中大多是零和遊戲,可是也不一定不能想出兩全其美的方法。既能滿足住民的需要,也能滿足發展需要的方法(比方可以整修房子,再讓一部分新興行業進駐,以導入有活力的年輕人進入社區,住民的回憶和交友網絡得以保存,也能為香港發展新興行業)。這需要兩方的良好溝通才行。

    可是香港現行諮詢的做法存在不少問題:在諮詢利用專業名詞或代號,令該些普遍較低學歷的地區的住民難以理解,變相獲取不足夠資訊;諮詢宣傳不足造成參與度低等等。我覺得零和遊戲不是唯一的出路,可是政府或者發展商不改變,就會繼續是零和遊戲,最終一定會有人受傷害,甚或進行激烈抗爭。

    這裡我想起有一處動畫的例子:寒蟬鳴泣之時的大壩戰爭。當時雛見澤村村民面對政府興建大壩以增加發電的理由和賠償金,大家團結一起反對大壩興建(嘛,北條家例外。。。也是從另外一方面考慮的),最後甚至發生流血衝突。

    這裡也可以用團長先生的話來解釋:

    一,政府擺出國家發展(建設大壩以增加電力供應)的理由,給予賠償金,可是無視了當地居民的非物質生活(鄉土情懷,對村的歸屬感等)。

    二,居民反對卻得不到政府的諒解,只認為這些人很麻煩。(於是居民無計可施之下就發生暴力衝突,甚至綁架國土大臣的兒子)

    以上的例子,就當作拋磚引玉,給各位思考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香港的咨詢機制最大問題在於「缺乏」當地人參與。所謂咨詢很多時候就是政府自行公佈一個日期,有意見的就在日期前自行投信到政府表達不滿。座談會?隨便請10多人來定兩個日子商討了就完結了?

      咨詢文件是什麼?正如上面所說充滿專業名詞。可以試問舊區的居民什麼是地積比率,如果有人答得出來就厲害了。

      上面提到的士紳化是指 Gentrification。
      http://en.wikipedia.org/wiki/Gentrification

      可以說是市區重建在外國被炮轟的原因之一。香港的報紙對這個問題倒是提也不提。看來現在的通識課有提到實在太好了。

      刪除
    2. 其實這個在我中四時就教到了,是教生活素質。市區重建在我的教科書裡是解釋不同生活素質的優次,和公眾參與的例子。

      所以我最初看到文章標題的時候真是嚇了一跳。

      刪除
  6. 突然想極端反面思考一個問題

    因為某東西對我言有回憶的價值,所以我不想拆
    恩,這是個自私的想法,因為是為了"我"!
    因為我的需求/因為你的需求/因為她的需求
    當每個人都為這樣想的時侯,溝通難度就可能上升了
    所謂的協商,不過為了抹平所謂的自私的想法

    一個設計完美的工程,會因為屈就各似的需求便得不完美
    舊校舍不拆除,只做補強,可以用多久?
    每年花費固定的修理費,會比重建便宜
    舊校舍對老的一些人有意義
    但是新的學生會是如此?他們會想使用破舊的東西?

    嘛,以上只是為了反向思考,變數太多了
    人心可以使人進步,也是會造成麻煩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上面的回復有道理,我不否認,也不容否認。
      自私本身是人類的天性
      今天上課老師突然跟我說到道德層次,說大多數人而言,只達到LV.1(只為自己)或者LV.2(為了自己的基礎團體,例如朋友,親人,班級等),要是無私的LV.5-7就很少人達到了。每個人如果都執著於自己的私利,那就會膠著了,所以才會有協商。畢竟絕大部分人都是自私的嘛。。。。
      對於不同的人,觀點也有可能會不一樣,所以下面的問題我覺得基本無解。

      刪除
    2. >>因為我的需求/因為你的需求/因為她的需求

      是這樣的。現代公民社會講求互相專重。本文想說的就是我們在要求重建區的居民「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之前,可以先想想他們說的話是否無道理。

      要知道每個人都有可能是重建的犧牲者(當然如果住在新住宅居的話另計),如果下次重建的目標是你的家(或我的家),到時候我們是否能夠冷靜地說:這是為了經濟發展沒辦法?

      市區重建不是絕對不可為,而是要建基於尊重居民的基礎。例如得到居民的共識(而不是用政府權力迫走),滿足居民的部份需要(例如要求保留社區),或者是用其他方法妥協。

      這種妥協在考慮到地產商或當地政府可以在重建項目得到數以十億計的利潤的情況下是非常合理的。

      刪除
    3. (應該是最後一次論述)

      我是從較極端的方面來論述,對櫻花莊部分作個考量和論述
      但看到到所謂"如果今天是你的話?"的論點...
      實在有些無法接話

      我這裡提到是"舊校舍",但如果要"扯到我家"的話,可能論點又會變化
      一個是非必要,一個是切身相關的
      嘛!扯到自己時果然無法冷靜

      說實話如果今天相關單位有誠意的規劃和善後,我是支持!
      如果要假設政府是效率差的,建商可以獲利豐富,那實在沒什麼好說

      刪除
    4. >>如果今天是你的話?"的論點...

      說到這一點是因為上面的文章就是想大家從受害者(和奏、紗羽)的角度看問題。所以才會提到「如果是自己會怎樣」。

      現在回應舊校舍的論點,讓團長來說一下自己看過的故事吧...到日本的時候,曾經到過一個「古蹟」的舊校舍(名字一時記不起來),那是一間明治時代開始營運的校舍,現在已被保留下來。

      當中的「景色」其實不是十分好看,那間校舍看起來就是一間普通的校舍。不過特色是校內的桌椅、很多痕跡、甚至當年的教科書都被保留下來作為歷史的見證。

      這個例子想說明的是大家所知的古蹟一開始都是從普通建築物建成的。試想想如果我們以短期的「經濟效益」去想的話,或許這間校舍在日本經濟泡沫時期就應該拆了變地產項目,這大概會比營運學校更有「經濟效益」吧!

      可是他們沒有這樣做(日本對保留歷史這點是做得比較好的)。而是不斷維修、翻新,到最後真的營運不下去了,就被政府保護成景點,現在每天都在吸引遊客。

      有時候一些看起來沒有什麼價值的東西(例如舊教科書有多少人會保留數十年?)並不一定如表面看沒有價值。櫻花莊的情況也是。假設真白以後成了漫畫大師或者是回英當了名畫家,櫻花莊就是「大漫畫家真白的故居」這樣你看是保留還是拆掉?我想很多人都會選擇保留吧!

      刪除
    5. 那如果發生地震,發生死傷呢?
      必竟是老舊的建築物
      我想又會有人會馬後炮式反對!
      當初的支持的人,會被抨擊
      (原諒我舉個極端的例子,必竟團長說的實在有理。。。)

      基本上我對團長的話都很認同,只是有些想唱反調而以(笑)
      必竟公論議題,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自己的尺在

      刪除
    6. 真的地震就沒辦法。幸好日本的建築好像都是對地震有抗性的。

      >>基本上我對團長的話都很認同
      謝謝!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