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6月28日星期四

《Fate/Zero》第25話 — 完結只是另一個開始

《Fate/Zero》的結局令《Fate/Stay Night》的意義更加深遠

第四次聖杯戰爭正式落幕,以Saber的誓約勝利之劍所帶來的不是勝利,而是一個毀滅性的災難,這正正就是標誌著正傳故事的開幕。

切嗣不再以數字量度生命
由於被破壞而向四方傾瀉而出的聖杯的魔力以及世上所有的惡將市民會館附近燒的一片狼藉,切嗣終究還是為了救人而付出了很大的犧牲與代價,可是這次不同的是他並不是有意識地使用天秤,破壞聖杯所帶來的毀滅與代價就像突如其來的洪水猛獸般責備著切嗣,將他最想保護的人類一個不剩在面前燒死,再加上夢想的幻滅,這作為對切嗣的懲罰已經是相當的充足及殘忍了。可是切嗣卻找到了奇蹟,在已成人間地獄的災區中找到了還生存的著的唯一的小孩,能夠救回一人,這意義對切嗣來說是有如得到救贖一般的重要。

 
士郎是切嗣的救贖

聖杯戰爭帶來了很多的損失,切嗣失去了幾乎一切的東西,韋伯失去了憧憬的對象,綺禮失去了人性,凜失去了父親,很多無關的人失去了性命。在這喪失的過程中,聖杯戰爭最終為這些人帶來的是什麼?筆者嘗試就著綺禮、韋伯及切嗣三者去探討這問題。

綺禮的「覺醒」
綺禮在聖杯戰爭中算是得到了聖杯的人,可是這對於他的人生卻只是一個開始。聖杯戰爭的本質雖然是一個互相殺戮的遊戲,可是聖杯只會選上希望得到它的人來參加,這對於本來無任何欲念的綺禮來說被選上是一個匪夷所思的事,因為這正是標誌著他有被聖杯選上,有自己也不得而知的慾望。從結果上來說,聖杯令綺禮更加的認識到自己,令他認識到一直以來都壓抑著的慾望,最終使他墮入魔道。綺禮雖然是得到了聖杯,得到了對真正的自己的認識,可是卻喪失了更為寶貴的人性。

綺禮在《Fate/Zero》從不知道目標到變成大魔王

韋伯得到人生意義
韋伯是在聖杯戰爭中得到最多東西的人,征服王雖然已經一去不復返,可是韋伯從征服王獲得的東西卻是永恆的。韋伯認識到了自己所信奉的魔術師之道與征服王的霸道的不同,如果說魔術師之道是為己捨人的話,那征服王的霸道則是為己為人,這對於身為魔術師的韋伯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啟發。

阿歷山大的品德就是將自己化身為榜樣帶領著人向前邁進,而現在 韋伯 則即將要跟隨王之道踏上旅途。不過當然現實是人要踏上旅途不免需要準備一些糧草,在催眠魔術顯然的失效標示著魔道的失勢,可是韋伯卻沒有因此而失去目標,他除了得到了應該前進的目標外還得到了與老爺爺與老婆婆的羈絆,這可謂韋伯的王之道的一個小實現。

韋伯輸了戰爭,羸了人生

切嗣的解脫
切嗣在聖杯戰爭中喪失了近乎一切,戰友、妻子、甚至夢想也失去,可是喪失到了最後的最後切嗣,聖杯雖然奪去了他的一切,但也連同一直折磨著他,使他變得扭曲的某些東西也一起奪去。切嗣從失去之中得到了解脫,然後以救出士郎為首反而變成逐漸得到更多東西,朋友、羈絆、甚至到最後士郎繼承了自己的夢想。本來已經放棄了的夢想,拖著被世上所有的惡詛咒而逐漸衰弱的身體,到最後的最後一刻卻得到了比起其他一切更令自己鼓舞的東西。被自己從聖杯災難的絕望中救回來的生命卻將會成為繼承自己一度放棄了的夢想,或許這也可以說是一種願望被聖杯實現的形式。

切嗣最後一句:「我安心了。」
如果不看《Fate/Zero》又如何得知這一句遺言有多沉重?

一直以來,切嗣企圖犧牲少數拯救多數。在這個過程中他失去了身邊的所有人。不過到最後,當他不再選擇犧牲他人,卻反而得到了人生最寶貴的兒子,這可算是虛淵玄的諷刺。不過最起碼,他聽到士郎的志願之後終於解脫了。

看了最後一幕,士郎要成為「正義的一方」,Saber帶著痛苦迎來下一次聖杯戰爭。就令人有重玩本傳《Fate/Stay Night》的衝動。《Fate/Zero》除了本身精彩外,更為《Fate/Stay Night》加入了更多意義。沒有《Fate/Zero》,又如何得知切嗣遺言有多沉重?沒有《Fate/Zero》,又如何明白伊莉亞對士郎和切嗣的特別感情沒有《Fate/Zero》,又如何感受到Saber被背叛的痛苦?無論是作為獨立作品還是前傳作品,《Fate/Zero》都是最高水準的傑作。


Saber看向天空

這一幕標誌著本傳的開始

~感謝各位讀者一直的支持,《Fate/Zero》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