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5月22日星期二

《Fate/Zero》第20話 — 夢想的盡頭?

征服王講述尋夢的過去,這是夢想的盡頭嗎?

凄美的敍事篇完結,《Fate/Zero》第20話返回第四次聖杯戰爭的故事。

本話主要講述Rider組與Saber組的事況。Rider一組雖然只有韋伯及征服王,不過卻因此描寫Rider組的時候兩人的關係成為一個重點。征服王與韋伯之間是一種主從關係,不過不同的地方是韋伯是一直被身為從者的征服王拉扯著,感覺上沒有像主人的感覺,令人感覺相當有趣及輕鬆。

韋伯的角色成長之路
那麼韋伯是不是沒有主人型格的一個主人呢?沒錯,在本話中能清楚看出,征服王因為先前的Caster大戰消耗得相當嚴重,而韋伯則察覺到此一點而全力休息供應魔力給征服王回復。這之中能看出韋伯的成長,由驚驚慌慌的參加聖杯戰爭起,到現在能像這樣有自己的想法及行動力,征服王認同及肯定了韋伯的成長,而韋伯也明白到征服王的無奈與擔憂-追尋虛幻之物終有可能使先前付出的犧牲變得沒意義,征服王在看到現代的世界地圖一刻,這一點悔恨相信是常人難以感受到的,而他亦擔心以求得聖杯來証明自己的韋伯會不會落得跟自己一樣的下場。從這裡能看出,韋伯與征服王之間的關係已經由本來的一主一從(主的是征服王 xd)變成了一個互相理解的關係。

舞彌是切嗣維持理性的重要角色,她的死在故事上是無可避免

舞彌之死
另一方面,本話的Saber方著眼角色是舞彌及愛莉絲。這兩人均有各自支持切嗣理想的原因;舞彌是因為小時候被切嗣從童兵的生存方式中撿回來,所以她的生存目的變成只為了切嗣而行動的道具,這就好像以前被娜塔莉亞撿回來的切嗣一樣。而愛莉絲則比較特別,她是一個人造人,本來只是一個物件,但卻被賦與了感情,而令她得到了感情,享受到9年天倫生活的正是切嗣。切嗣在愛莉絲心中可以說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存在,所以就算自己並不理解切嗣的理想,甚至知道切嗣的理想需要獻上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愛莉絲之所以覺得舞彌是她的理解者,正正就是因為兩人都是因為切嗣而得到了某種形式的救贖。

Rider組及Saber組,兩邊都是一個好組合,可是在聖杯戰爭的驅使下,不得不互相殘殺。舞彌死去,愛莉絲被擄走,Saber陣營在一瞬就只剩下騎士王與暗殺者,鬥爭的慘況令人嘆息。

夢想的盡頭?
本話中,征服王曾提到為了實現「夢想」而付出了很多犧牲,到頭來發現那個夢想是一個玩笑時覺得十分懊惱;另外切嗣那一邊亦有愛莉絲及舞彌不惜獻出自己的生命去幫助切嗣達成「理想」,那麼究竟使征服王懊惱的「夢想」我們是不是應該放棄追逐?另外像切嗣一樣要不惜一切去達成「理想」又是否適當?以下跟各位分享一下筆者的意見。

在筆者的理解中,夢想的意思是指一個不確定可行與否的目標,而理想則是確實可行的目標。不過其實這是取決於主觀的角度,例如當一個人還是一個小孩的時候,他會說將來的夢想是成為一個醫生,可是到這個人刻苦學習終於考進大學的醫科的時候,成為醫生對於他來說就是一個理想。這裡的分別在於,還是小孩的時候成為醫生還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可是當小孩成長,變得更有能力時,慢慢就有令夢想轉變為理想的能力,筆者認為理想是由夢想演化而來。

的確,征服王的夢想最終只是淪為一個虛幻的泡影,他所追求的東西根本不存在,而且實際上也有很多很多的人因為相信他的夢想而犧牲了性命,但這是不是說這夢想只是一場空呢?答案是否定的,雖然夢想沒有實現而消失,但夢想的途中得到的卻是確實的東西,在征服王這例子來說,就是追隨他夢想的人。那這些人豈不是成了一個大傻蛋?在這裡筆者認為這些人並不傻,其實在現代社會中人很容易會以成果、結果去衡量一個夢想,賦與夢想一個價值。有價值的話就是好夢想,沒價值的就是浪費時間,例如說在香港同樣是一個普通的小孩,他說希望做一個律師或醫生,與他說希望做一個民運人士甚至是政治家,在很多人的眼中相信會覺得後者是一個無聊甚至浪費時間的行為。

其實無論是醫生也好,民運人士也好,兩種夢想都不能輕易地評價其價值。很難說希望成為醫生的小孩就一定會做出一些很有價值的東西而當初希望成為民運人士的小孩就會一事無成,兩者的差異在於一個是確切的未來,另一個是不確切的未來。人們對於不確定的未來難免感到不安,可是安於確切的事物的話人會慢慢固步自封,進步將放慢甚至停止。筆者認為那些追隨征服王的人正是那些不甘於固步自封的人,相信他們所追隨的其實不是那個虛幻的夢想,而是那個明確的努力不懈去追尋夢想的征服王的身影。而得到了這麼多人追隨的征服王,就算夢想幻滅了又如何?他還有一大堆在後面擁護著他的人,再找尋新的夢想就可以了。

1989年,民運人士在中國的努力似是徒勞,但有誰能夠說他們做的事沒有意義呢?

有一點比較有趣的是,自己追求的夢想的遺留物,有可能成為後人繼續追求相同或相似夢想的幫助,萊特兄弟發明的載人飛行器就是參考了喬治·凱利、沙努特、李林達爾、達·文西和蘭利等人的設計而成的。就算自己並未成功追尋夢想,但留下來的東西還是有機會成為其他人的助力,而且即使尋找的地方錯了,也不代表做的事沒有價值。筆者相信在追尋夢想這東西的過程中,必然會有一番收穫,只要是認真地去追尋的話,所以就算是夢想,也應該努力去追尋!

關於理想應否要不惜一切去達成,筆者認為需要考慮到那個理想是否真的是自己個人所想要的結果,如果自己不惜一切想要實現的理想到最後會令自己後悔的話,那麼還是放棄為好。理想與夢想在一個曖昧的意義上有點像願望,就好像《魔法少女小圓》中的沙耶香一樣,犧牲了自己的願望來實現別人的願望,最終至使自己後悔莫及。不過這個問題筆者認為並沒有一個必然的意見,因為就算不惜一切去達成理想至使自己將來後悔,那個理想也是自己所希望做到的事,筆者在這裡只能說唯一能斟酌的地方是自己的決意,因為事後會否後悔,或許只有做了以後才會知道。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