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5月14日星期一

《Fate/Zero》第19話 — 正義誰來定?

切嗣選擇犧牲少數拯救多數,可是世事會如此簡單嗎?

《Fate/Zero》第19話承繼上一話的故事,講述一個令人可惜的成長故事。

如果說上一話是切嗣開始旅途的故事,那麼這話則是切嗣成長的故事。上一話最尾的部份中,娜塔莉亞雖然說了只會把切嗣送出小島,可是結果她卻變成了切嗣的監護人,或許這是因為出於母性本能?不過原因是什麼也好,她把切嗣撫養長大,教會切嗣作為殺手的生存之道,這之間怎麼說也好應該存在著如同親情一般的感情。所以在本話的前半部份中看到的切嗣還是一個普通的少年,只是由原本受父親照顧變成受到如同父親一樣甚至更嚴厲的母親娜塔莉亞的照顧而已。

切嗣的選擇
本話中有三個標誌著切嗣的正義成長的里程碑。第一個是小時候的他希望能夠幫得上娜塔莉亞的忙,那是一個純粹的幫助別人的心意。第二個是已經變成青年的切嗣,他已經跟著娜塔莉亞作為魔術師殺手走遍了不少的地方,亦看到了不少類似他父親所造成的慘劇,甚至要為了自保而見死不救,他這時候開始質問自己-難道他不是為了防止這種悲慘發生而把親生父親殺害的嗎?可是現實就是殺一個像他父親這樣的魔術師根本改變不了世界的什麼,然後娜塔莉亞說出了除非把所有這些人都殺掉這一玩笑,可是切嗣卻因為這玩笑陷入沉思,對正義產生質疑。第三個是與現在的切嗣相同的正義價值觀,將需要殺害的人數與因此而得救的人數在天秤上量度比較,選擇犧牲少數的一方,這可以說是放在天秤上的正義。

現在看起來無情的切嗣,過去卻有一斷慘痛的經歷

第19話的結局可謂淒厲,尤其是在加上動畫將切嗣痛哭絕望的表情表達得如此淋漓盡至,凄厲程度暴增。娜塔莉亞與切嗣的關係說得上是一個母子的關係,當然大家也明白生娘不及養娘大這一句話的意思,娜塔莉亞毫無疑問是切嗣的母親。可是現實卻迫使切嗣將母親與一個城市的人的性命放在天秤上,切嗣行使正義的代價是賠上母親的性命,如果切嗣是一般人的話相信他對於自己所做的事還有些許能夠原諒自己的餘地,可是偏偏他是「正義」的天才,能毫不猶疑扣下殺害少數一方的母親的火箭筒板機,這成為他更加不能原諒自己的原因,那個因為悔恨及悲傷而扭曲的哭臉就是活生生証據。

什麼是正義?
本話中的劇本中關於正義這題目有相當多的討論點,其中包括正義的所在(Where is the justise?)、正義的衡量 (How to measure justise?)、正義是什麼(What is justise?)等等。為了縮窄討論範圍,筆者希望就最後一幕「切嗣應否扣下火箭筒板機」這一問題來進行討論。

筆者的支持的立場是不扣板機的。

有讀者可能會問,不發射火箭炮的話那麼整個城市的人的性命都有危險,這不是因少失大嗎?實際上筆者也跟友人討論過相關的問題,而友人則用美國911中其中一班飛機選擇自我墜毀避免恐怖份子控制飛機,以防造成更多人傷亡來增加對「應該扣下板機」的決定的支持。

筆者沒有意思想要否定這些願意自我犧牲來避免災害的人的崇高意志,不過筆者是不能認同將有可能失去的人命相方放在天秤上比較這一點。為什麼?天秤是一個工具,一個簡單的機器,把人命放在機器上衡量即是如同將人命交給機器決定一樣。這樣做的好處是十分便利,將人命的價值簡單地以一比一去衡量比重,這樣做就達到公平原則;另一好處則是迅速以及有效率,因為得救的人數是一個確切的數字,要救哪一方在知道相方人數後能夠簡單地一秒決定。

可是機器是冰冷的,無情的,使用天秤是一個冰冷無情的決定,假設天秤的兩端人數相差只有一人,根據天秤的裁決,把少一人的一邊清除,筆者認為是不能接受的。

選擇....不一定只有兩個....
那麼是天秤的錯嗎?筆者會回答不是。因為錯的地方不在於天秤,而是在於將人命以一比一去定奪的人。這個天秤的正確用法應該是任何數量的人命也應與任何數量的人命相等,這樣天秤就不會傾向任何一方,結論將會是相方也應該迎救。那麼使用天秤還有意義嗎?沒錯,使用天秤本來就不應該是一個正確的做法。

那麼剩下的問題就是,如果就這樣讓飛機降落,不就會造成整個城市的人喪命的更壞結果嗎?筆者認為必須犧牲一方來解決問題這個想法過於狹窄,人在愈是緊急的時候愈容易令思考解決辦法時變得鑽牛角尖,所以會容易忽略了一些其他可能的解決辦法,例如如果能夠把飛機駛到海中心再讓娜塔莉亞跳海後放火箭炮或用其他方法炸掉飛機的話,那麼娜塔莉亞就有機會得救了。

總結來說以殺人為前提來實行正義總是顯得有不少問題,或許這世上有很多情況是只可以用殺人來解決問題,但如果只是尋求殺人這一個解決辦法去重覆解決相同的問題,不尋求更好的解決辦法,那麼相信正義還離我們很遠。

13 則留言:

  1. 最後那個選擇行不通

    只要一打開機門跳出來,一堆蜜蜂喪屍都會湧出。喪屍跌入海四處流散,影響的不光是一個城市;毒蜂更加四處飛,情況只有更壞。

    不是同意切嗣的觀點,天秤不一定公平,拯救多數犧牲少數,最後可能連多數都失去(這次犧牲10%,下次是餘下的10%,再下次是剩下的10%,遲早都是死清光)。但在那種情況下,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是有其必要與合理。

    回覆刪除
  2. 海中迫降連熟練的機師都不一定辦得到。何況是外行人的師匠?
    何況師匠只會選擇生存機率最大的一邊,切嗣也很清楚這點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只要一打開機門跳出來,一堆蜜蜂喪屍都會湧出。
      >>海中迫降連熟練的機師都不一定辦得到。何況是外行人的師匠?

      感謝遊客及Mio的補充,請容許我一起回應這兩點。

      其實當我擬定文中提及的另一個方法時也有考慮到這兩點,蜜蜂喪屍的逃脫及師匠的控制飛機能力。不過這裡由於資料以及我的知識不是很充足,很難確定這方法是否可行,所以這裡我加了「如果能夠」這一曖昧的字眼。

      師匠擁有小型飛機的駕駛牌照,而我所想的方法是只需要駛到海上創造出能夠跳海逃生的機會(並不需要降落),所以這裡要視乎師匠有沒有足夠的能力去控制飛機駛到海上。

      我之所以會想這一辦法是基於兩個可能性,控制室的門曾經被描述為足夠堅硬阻擋食屍鬼入侵,那麼問題是這是否有打破控制室的玻璃後有足夠時間讓師匠跳機以及爆破的時間,然後也要視乎師匠有沒有足夠的體能可以應付到這些高難度動作。

      >>但在那種情況下,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是有其必要與合理。

      由於我提出的方法有太多不確定因素,所以直接犧牲小數這一辦法在這情況下可能是唯一的辦法,不過我還是嘗試做了一點抵抗。

      刪除
  3. 還有一點可能是筆者您遺漏的題外話
    這集播放的時間、日期與內容
    都充滿了虛淵玄滿滿的惡意.....

    祝大家母親節快樂!!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不知為何我在寫完這篇文章時也曾想過是否應該加入「母親節快樂」這一句…XD

      刪除
    2. 哈哈 原來這個梗大家都知道
      看看切嗣的作法 也可去看看邊沁的"最大福祉說"

      刪除
  4. Allsmk曾提及「選擇....不一定只有兩個....」。切嗣的選擇或許不只兩個,但就算切嗣真的有方法拯救全部人,在這裡也只是迴避了「如果只有殺一人才能救萬人,那殺人是否合乎正義?」這個真正難答的問題。這個問題分析下去其實很複雜,我嘗試很簡略的說一下:

    1)「天秤上的正義」隠含著人命的價值可以量化的功利主義(效益主義)思想,在處理「天秤上的正義」是否正確之前,我們也應該思想一下功利主義思想是否正確?例如:人命的價值是否可以和其他東西一樣量化?在應否殺一人來救萬人的問題上,支持殺人的原因很可能是最大化「人類社會的幸福總值」。可是,無論得救的人多麼幸福,也沒有人能夠補償被殺的人的損失。這樣,對被放棄的少數人來說公平嗎?我們又可以把問題換成「犧牲小部份人利益來令大多數人獲得幸福合理嗎?」,同樣的疑問也可以放在當下的很多社會政策上。

    2)切嗣面對抉擇的另一個難處是他必需做一個決定而這個決定直接影響到其他人的生死,可是,人有權利去決定其他人的生死嗎?如果飛機上的人認識到自身狀況,願意自我犧牲以拯救他人的話,或許也會有爭議,但未必會這麼大,因為人普遍認同自己有自己生命的擁有權(而這個犧牲行為明顯不是純粹自殺)。

    其實「Fate/Zero」這段對切嗣的內心描寫是很深刻的,和前陣子無記的劇集「天與地」有點異曲同工。「天與地」中的主角因為在雪山吃人求活,切嗣為救多數人殺了自己的養母,都是在無可奈何的狀況下以功利思想作出了他們認為「最好」的決定,但他們在以後的人生中都逃不了內心的陰霾,而這影響就反映在他們的性情上。

    回到正題,對「如果只有殺一人才能救萬人,那殺人是否合乎正義?」這個問題,個人認為這是不合乎正義的。我這個答案沒有一個客觀,明確的論証去支持。不過我相信人就算能夠列出多少理由去支持這個行為,說服他人,說服自己,但他們卻未必能逃避自己內心深藏的不安、罪疚感和疑慮,而這個內心的聲音或者可以為真正答案帶來一點暗示。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首先感謝巡り的長文回應。

      其實我在文章中最後一段有草草回應「如果只有殺一人才能救萬人,那殺人是否合乎正義?」這個真正難答的問題,當然草草的回應算不上真正的回應,這裡我補充一下我關於這一點的看法。

      我認為有些情況或許真的是只可以選擇犧牲一人來拯救萬人,這裡選擇犧牲一人的話雖然沒有做錯,但也沒有做對。這是我在文中尾二一句中希望提出來的想法包括,犧牲一人的做法是去犯一個看起來較小的錯誤去避免做成更大的錯誤,但結果犧牲一人還是一個錯誤。所以我的想法是應該就所犯下的錯誤去檢討,想出一個能夠更加接近不用犧牲任何人就能解決問題的辦法。這裡是我對於不得不犧牲一人來拯救萬人這一點作出的小小抵抗。


      「如果只有殺一人才能救萬人,那殺人是否合乎正義?」這個問題的確是一個相當複雜的問題,最大的原因是在這例子中要能夠選擇一個同時保有人性與理性的做法是非常困難的。所以我提出了不作二選一的掙扎方法,在現實面前這或許可以說是一種臨死的抵抗也說不定,可是我認為抵抗後再死掉總好過不抵抗就死掉。

      或許正如巡り所說,人在犧牲小數後內心深藏的不安、罪疚感和疑慮,或許能夠令我們往後在同類型的事件中能更加向前走一步。

      刪除
    2. 其實這個回應因字數局限和本人的表達能力局限,闡述得不太好。有關何謂正義的問題,如果有興趣再挖深一下的話建議去看Michael Sandel所著的「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中譯是「正義:一場思辨之旅」。這本書運用了很多令人感興趣,真實發生過的事例開始討論,慢慢引導人從不同層面思考甚麼是正義,正義如何定奪等問題,深入淺出,寫得很好。

      刪除
    3. 這本書偶也有看,但總有種一用功利主意看問題就完了的感覺......而個人的確比較傾向功利主意的......

      刪除
  5. 個人認為這篇文章想談討的問題與士郎/Archer的爭論很相似。

    Archer為了救大多數的人選擇犧牲少數。士郎想拯救所有的人,即使他知道這接近不可能。

    現實的人會指出在切嗣的情況,要拯救所有的人(娜塔莉亞以及地上的人)基本上不可能,所以理性地選擇了擊落飛機。allsmk想指出的大概是我們不應陷入這種不是A就是B的想法當中。因為堅持不放棄的話,或許其實有CDEF的選擇。現時選A或是選B就好像經典的火車問題:

    一邊軌道上有5個人,另外一邊只有一個人。現在火車的操縱權就在你手上,你會把火車駛向哪一邊?

    正如我們所知,這個問題是沒有「正確」解答的。無論選擇哪一邊到最後到無可避免要面對把人類生命放在天坪上比較的難題。而Allsmk想指出的或許是人類的性命不可以用這種方式比較。所以無論是A還是B都不選擇。

    到最後,這就成為了價值取向的問題了。

    回覆刪除
  6. 無論合不合符正義也好,我個人覺得至少其他人不能夠站在道德高地上指責切嗣的行為,又或者要求懲罰什麼

    因為永遠失去母親對切嗣而言已經是最大的懲罰,他救了NYC一群素未謀面的人,但同時犧牲了亦師亦母的娜塔莉亞,
    切嗣已經承受了最大的懲罰,以道德立場對他說教的人我反而會覺得不爽

    即使切嗣當時選擇了視而不見,任由事情惡化下去,導致一群沒關的人死亡,不論娜塔莉亞生存與否,至少切嗣本人永遠不會原諒自己(詳細請看第7話)

    比起外界的懲罰,自責更是永遠也不會消失的傷口,真正意義上的無法治療
    而這次的更是曾因為自己的猶豫而令整條村的人喪命的切嗣,若果他這次也不扣下扳機,而做成更大的死傷,即使有能力但還是改變不了現狀的他的心靈必定崩潰,即使能夠維持他人口中的正義,但自己卻一輩子也饒不了自己,又有什麼意思

    如果站在客觀立場,"獨立分析"這次事件的話,確實可能會像樓上所言,會出現其他可能性,但經歷過村子死徒化這童年陰影的切嗣在同樣事情可能會重現的情況下,要他還抱有CDEF可能性出現的希望,我覺得是很困難的

    (以上純粹是站在切嗣的立場去看這事情,鐵定是不中肯的)

    回覆刪除
  7. 說到這裡就好像Fate/Stay Night的第三路線「Heaven's Feel」
    士朗非常痛苦要不要殺櫻來救全部的人?
    當然殺了故事就結束了,主角之後人生也如同行屍走肉,
    沒殺經過許多大量的事件才結束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