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4月23日星期一

《Fate/Zero》第16話 — 騎士道之死
4月26日更新(由於下星期筆者有事遠行,第17話的回顧將會與第18話合併)

Lancer之死包含了虛淵玄對騎士道的反思,可是騎士道難道沒有可取之處嗎?

《Fate/Zero》第16話是極為悲傷的一話,雖然在上一話已經知道Lancer命不久矣,但想不到居然會變成如此下場,以下詳述。

看《Fate/Zero》第16話的時候筆者本來期待著Saber與Lancer之間會有一場精采的打鬥,可是事實上這話是不折不扣的精采及充滿爭議性的文戲,以及切嗣令人驚嘆的戰術。這話的爭議項目是「戰爭英雄是高舉理想的殺人者嗎?」,這是相當有趣的一個命題,讓我們看一看虛淵玄在《Fate/Zero》如何討論這個命題。

Saber的騎士道繼煮酒論英雄之後再被挑戰

什麼是英雄?
Saber是被稱為英雄的地方在於她給了當時的不列顛人民希望,而且在對付「敵人」上展示了很大的才能,另一邊Lancer則是一個有名的騎士團的首席騎士,一個勇猛的鬥士。一般來說被稱為英雄的人都是一些擁有非凡表現,能將事情扭轉乾坤的人,而相信Saber與Lancer被稱作英雄就是因為他們過住的這些事跡。這裡重點來了,Saber與Lancer不是單單的一個英雄,他們也是「戰爭英雄」,是因為在戰爭中有出眾的表現而被讚賞的人,這裡就是切嗣質疑的切入點。

英雄之所以為英雄,所於他們能人所不能

在戰爭中有非常好的表現的一般意思就是,你表現愈好,即是對面死去的人就愈多,例如諸葛亮的火燒連環船,相信死掉的人不在少數。這裡引伸到的一個問題就是,殺人這一件事情能夠分為好壞嗎?能夠說我是因為正義而將你們誅殺,這樣殺人就是一個正當的行為嗎?單純地論,筆者認為殺人一定不能被介定為一件「好事」,筆者認為殺人是一個只有適當與不適當之分的壞事。為怕離題,說回Saber與Lancer信奉的一套,那就是騎士道精神。騎士道精神中驅使信奉的人去進行殺人行為的最主要就是兩點,「榮譽」以及「忠誠」。

為什麼Saber和Lancer信奉騎士道?
Saber與Lancer之間之所以那麼執著要一對一公平公正公開的決鬥則是對於「榮譽」的信奉,而這就是他們為什麼能夠豪不懷疑的去進行殺人這個行為,這裡面要是有榮譽的話,他們就應相信所做的事是對的。可是其實想深一層,榮譽從何而來?榮譽是由別人賜給的,所以榮譽沒有一定的指向性,例如希特拉賜給你的榮譽跟藍丁格爾賜給你的榮譽就會變成很不同的榮譽了。想當然「忠誠」也是類似的東西,因為忠誠是只對一方傾斜的服從,Lancer是服從主君,Saber則是服從人民的期望。

Lancer最後的悲慘下場,最大的原因就是他所信奉的騎士道中這兩個要命的理念,雖然說最後落得自刎這下場是因為令咒的強制力,不過他最後變成只能把唯一的精神寄託在與Saber一戰上而變得主人受到威脅也懵然不知,也是因為騎士道使然,筆者實在不得不嘆息。不過想一想,Lancer的悲慘下場相信也是虛淵玄對於騎士道的一種嘲弄。那麼Saber又如何?Saber相信只是剛剛好配上了一個強勢的主君才還沒遇到悲慘的下場。

切嗣的殘酷

說到底筆者認為騎士道是一種西方古時對於監管士兵的一種手段,為了令他們不會沒操守隨意行動之餘又不會令他們的劍變得遲鈍。所以說切嗣的一句質問,筆者是相當的認同,戰爭英雄的確是值得贊賞,不過這是僅限於勝利的一方,而且這也脫離不到他們所做的事只是對於他們來說是好的,殺人是好事嗎?不是。從《Fate/Zero》的故事來看,戰爭英雄是高舉理想的殺人者嗎?沒錯,而且是殺掉了大量的那種。

騎士道的反思
可是這裡還不是完結。騎士道是一文不值嗎?不,忠誠是一件好事,另外騎士道並不只有「榮譽」與「忠誠」,還有鋤強扶弱、對婦女要尊敬等崇高的理想,所以我們要信奉騎士道不是不可,只是我們需要做多一點功夫,例如把批判的思想也混進去,使騎士道不至於因為人的不穩定性而失控。

至於戰爭英雄的確是不折不扣的殺人者,可是這裡有一點能夠妥協,就是這個戰爭英雄是在進行適當的殺人與否。在筆者的角度而言,一個侵略戰爭的英雄與一個守衛戰爭的英雄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東西,這些事相信看到這裡的各位都明白,就不說了。不過就算是一個守衛戰爭的英雄,我們也需要注意他應該被讚賞的地方不是殺人的勇猛,而是挺身而出保護別人的崇高。


吐槽部份:
1. 話說這文章好像變得不像本話《Fate/Zero》的回顧文了?

2. Saber的Excalibur為何好像變了激光劍…

3. Lancer臨死的模樣不知為何令我想起了梅杜莎

13 則留言:

  1. 就單以F/Z的世界來說RIDER不就是侵略戰爭的英雄嗎?以文主的觀點來說有分別嗎......再說「忠誠」,LANCER的「忠誠」跟愚忠有分別嗎?又該怎介定......

    回覆刪除
    回覆
    1. >>RIDER不就是侵略戰爭的英雄嗎?

      沒錯,Rider是一個侵略戰爭的英雄(怎麼說也是叫征服王),不過以Fate Zero中的內容來說,Rider的情況比較特殊。

      1. Rider的遠征目的是為了到達世界盡頭,所以性質上使侵略變成比較次要
      2. Rider途經的國家只是開門歡迎他們的話,他們並不會大開殺戒,而且也不會奪去當地人在管治當地上的權力
      3. Fate Zero所強調的Rider的英雄之處是帶領人民前進的能力,以及因為被Rider那種一馬當先的魅力而被吸引到的人與他的羈絆
      4. 一般來說侵略是為了得到更多地方的控制權與資源,但Rider這例子看起來不像是為了這些事。

      當然這樣也不影響到Rider是在進行侵略這一事實,事實上也有因為抵抗的城市受到戰爭洗禮,但Rider的侵略算是較容易接受的一種。(至少有可能能夠不用流一滴血就能解決)

      不過當然因為要旅行至世界盡頭而殺人依然是一件壞事,征服王或許能學一學這大叔: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20423&sec_id=4104&subsec=12731&art_id=16272775

      >>LANCER的「忠誠」跟愚忠有分別嗎

      沒錯,這是我暗地裡要說的問題,有批判思想的叫「忠誠」,沒有批判思想的叫「愚忠」,當然批判上必須要小心及客觀。例如:在同樣是主君要求你去殺一個跟你豪不相干而且沒有威脅性的小孩的時候,「忠誠」應該要思考為何要殺這小孩?這樣做是對的嗎?然後因為「忠誠」,身為騎士就應該反過來向主君進言這樣做是否有不妥之處,以免主君淪為暴君;相反來說不作任何思考只管執行命令的就是「愚忠」,所以我認為西方舊時代是在強調「愚忠」而不是「忠誠」。

      希望以上這些解答到你的疑問。

      刪除
  2. 有時候d野邊有咁易分得出黑白呀…文主重點係想講唔好盲目地去追隨一種信念…人云亦云者…就好似考順都唔一定係好事…因為呢個有世界有種野叫"愚考"咁…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錯!世上就是有些東西是因人而異,如果盲目信奉是一樣危險的事。

      刪除
  3. 有一點要留意的是在「無可避免要發生戰爭」的情況下,當然有需要為戰爭訂立規則。正如現在使用會傷及平民的武器是禁止的(生化武器之類)。
    http://en.wikipedia.org/wiki/Geneva_Protocol

    這是因為人類生存在世上衝突在所難免。為了把影響減至最低,所以才有戰爭的規則。騎士道、武士道其實也是戰爭的規則。Saber當時的情況是不列顛處於動亂的時機,所以才要保護人民而戰(起碼這是Saber的角度)。在這種情況下,我不認為高舉騎士道有什麼問題。

    切嗣用手段取勝無可厚非,但最後是否有必要殺掉沒有戰意的人就令人疑惑。尤其是肯尼斯最後選擇了為未婚妻放棄他很重視的「家族榮譽」。

    回覆刪除
    回覆
    1. >>「無可避免要發生戰爭」

      沒錯,不過人也應該要向著不用發動戰爭也能解決問題的方向發展。

      >>但最後是否有必要殺掉沒有戰意的人就令人疑惑

      對於切嗣來說,聖杯戰爭就正正是一場戰爭,當然是要使用最穩當的手段贏得勝利,既然都已經開打了,不容許自己有天真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吧。

      刪除
    2. 斬草除根這點我是十分認同, 相信自己做的事是對的就更加要貫徹始終. 當然切嗣應該也有迷茫的時候, 看ED 就知了.....

      刪除
  4. >>但最後是否有必要殺掉沒有戰意的人就令人疑惑
    現階段沒戰意,不代表以後沒敵意
    尤其這種涉及到個人生死的時候
    基本上殺過的人,我覺得他的人性部份已經有所減少
    尤其是為了個人的利益而不是抵抗別人的侵害
    所做的決定缺乏人性很正常

    至於Saber與Lancer的決定是否迂腐
    我持保留意見
    他們能夠成為英靈,實力超越常人
    或許是他們抱持「騎士道」的信念
    對於這種人,個人信念大於生死和勝利
    所以用生死和勝利的結果來看
    對我而言是有失公允

    回覆刪除
    回覆
    1. >>至於Saber與Lancer的決定是否迂腐

      其實本文想指出的是不要盲目信奉,騎士道在正常情況之下是一個好的信念,但也會有出現問題的時候。

      我個人還是相當欣賞Lancer與Saber不斷受到挫折還繼續堅持自己信念的那一份堅強的,而這份堅持放在哪個時代都不是迂腐。

      刪除
    2. 感謝 allsmk大 的回覆
      我只是純粹對Saber與Lancer這部份提出個人的看法
      沒有任何批判的意思在裡面

      我很喜歡allsmk大所說的
      「把批判的思想也混進去,使騎士道不至於因為人的不穩定性而失控」
      "批判的思想"和"人的不穩定性"這兩個關鍵字讓我感觸良多

      具有"批判的思想"(戰爭英雄的質疑)的切嗣
      卻在名為聖杯的戰場上殺人
      這很諷刺也很無奈
      知道自己做的有錯,卻無法回頭
      "人的不穩定性"有時比我想像的還恐怖

      刪除
  5. 就是沒人想想切嗣的觀點?這上MASTER和英靂去爭取"榮耀"時有沒有想過被卷進的人?切嗣就說對所有人來說戰場=地獄
    但切嗣的做法讓偶想到F/SN的紅A,為了結束戰爭只能殺人,為了救人結果還是不斷殺人,最後立心要把自己殺掉來解脫......
    P.S.其實士狼跟本沒回答紅A的問題,只是用主角嘴炮推搪過去......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錯,切嗣做的事只能說是不近人情,但在戰場上把敵人趕盡殺絕卻沒有誰能定奪這樣做是否錯誤。

      >>其實士狼跟本沒回答紅A的問題,只是用主角嘴炮推搪過去.....

      其實我覺得最後紅A都是敗給了自己,被那個以前的自己的純粹的理想再次說服了。

      刪除
    2. 嘛…紅A始終也是切嗣的養子嘛…基本上FATE裹英雄們的觀點也很扭曲…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