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1年11月1日星期二

細味《花咲くいろは》

《花咲くいろは》— 尋找人生方向的故事

2011年春季動畫《花咲くいろは》是值得玩味的作品。其細膩的設定、有魅力的角色和對細節的重視代表它是一套認真用心制作的好動畫。不過中段劇情失去焦點以及可有可無的感情線是《花咲くいろは》的致命傷。


被期待的作品
《花咲くいろは》從宣佈製作開始就被各方期待。其中一個原因是系列構成(劇本)的岡田麿里。她編寫的《true tears》引起過很大的回響。不但振興了富山縣南砺市的經濟,更因為作品歷久不衰而在播放兩年後BD化。

《花咲くいろは》與《true tears》同樣以地區小鎮為舞台。這也是岡田的主意。制作動畫的 P.A Works 原來打算寫一套駕駛小型飛機的女主角們的速遞故事,但岡田麿里為了寫出更有魅力的角色,把舞台改為溫泉旅館。這是岡田麿里擅長的地方舞台,所以觀眾都十分期待她的新作品。


魅力的角色
劇本作家把重點放到有魅力的角色,這也成為了《花咲くいろは》的成功之處。三位主要角色:個性開郎但不懂看氣氛的松前緒花、努力但不懂表現感情的鶴来民子、以及溫柔但內向的押水菜子都令人留下深刻印象。有特色的配角也令《花咲くいろは》看起來更立體。

至於最令人喜出望外的角色應該是緒花的家人 — 松前皐月與老闆娘四十万翠(スイ)。


《花咲くいろは》是少數表現工作女性魅力的作品。皐月作為緒花的母親,行事不拘小節、交際關係混亂,但同時工作精明,對自己的生活目標十分明確。她在情感上鮮有依賴男性(除了掛念死去的丈夫),而且生活獨立。即使出場時間不多,皐月仍然令人留下深刻印象。在日本,工作女性仍然受到各種歧視。能夠在《花咲くいろは》看到有魅力的工作女性角色感覺新鮮。

老闆娘四十万翠更加是劇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聲優久保田民絵表現精湛,把這位嚴格但其實很關心他人的老婆婆角色發揮得淋漓盡致,相信這與久保田民絵本職是劇團演員有關。四十万翠是少有在動畫能夠令人留下如此深刻印象的老婆婆角色。

久保田民絵飾演的四十万翠令人印象深刻

很少動畫會把故事焦點放在一位老婆婆身上。《花咲くいろは》卻把故事最重要的部分放在四十万翠身上,最後的旅館倒閉危機完全圍繞她發展,連故事的舞台「喜翠莊」也是因她而存在。可以說翠是推進劇情的主要動力之一(另一位是向前看的緒花)。這個安排令《花咲くいろは》更人性化。劇情不再只是「緒花的故事」,而是「透過緒花去看喜翠莊」的故事。緒花是主要角色,但不代表所有劇情都需要以她為中心推進。能夠在適當時候擔當觀察者,讓其他角色發揮反而使故事感覺更完整。

細節取勝
《花咲くいろは》很注重細節。無論是動畫中出現的食品、旅館佈置還是背景畫面都可以看出制作組的用心。個人記得在觀看時多次驚嘆看到的攝人畫面。這種畫面包括遠鏡看喜翠莊、火車駛過的田園景色、制作精細的料理等等。

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場景

可以肯定的是制作組一定有實地取材。把這些細節做好需要很多心力和預算,回報是作品更有真實感。作為一套以實際存在地區為舞台的動畫,凝造真實感特別重要。這可以令觀眾更容易投入《花咲くいろは》的世界。這方面制作組做得非常成功。


工作感覺真實
與真實感相關的是《花咲くいろは》對旅館工作的描寫。由於P.A. Works與金沢市湯涌地區的溫泉旅館合作,所以對旅館工作的描寫十分寫實。例如女主們需要早上5時起床,完成基本打掃後才會與團隊共進早餐。然後才去上學。她們的休假很少,包食宿的緒花薪金也不多。這些細節對劇情影響不大,卻令作品富有真實感。

即使《花咲くいろは》的三位主要角色都是學生,她們的校園生活只是襯托。除了第19至20話學園祭以外,故事重點一直是旅館生活。這也是少見的做法。很多動畫會選擇以「快樂的校園生活」來連接劇情,其中一個原因是校園生活容易讓觀眾代入。從此可以看到《花咲くいろは》的目標觀眾或許是比較成熟的社會人也說不定。

從《花咲くいろは》也可以看到日本人的工作態度。第10話緒花生病時仍然希望工作,後來發現旅館沒有自己也運作暢順後竟然哭了。這是日本人「不為別人帶來麻煩」的體現。日本人經常強調「不為別人帶來麻煩」,這是他們催谷自己的動力之一。日本動畫中,不時會看到一些缺乏自信的角色怕「拖別人的後腿」。這也是同一道理。

緒花體現了日本人的工作態度

把這個道理放到工作上就是「做好身體管理」以及「自己的工作自己負責」。所以緒花生病後第一反應仍然是要工作,因為不可以增加其他人的工作量。換著是民子或菜子病倒的話相信反應也一樣。後來發現旅館運作沒問題時緒花就擔心自己是「多餘的」所以非常傷心。這些反應在西方文化影響的地區很難理解 — 完善的團隊絕對不可以因為一人病倒就出現問題,因為每個人也會有狀態不好的時候。《花咲くいろは》讓觀眾有機會認識日本獨特的工作文化。


新舊文化交替
除了在個人層面描寫工作,《花咲くいろは》也表達了工作中新舊文化交替的問題。第6話老闆娘的兒子四十万縁找來企業顧問川尻崇子改變旅館形象。這是典型的老店舖轉營故事。經營多年的喜翠莊形象古老,運作一成不變,無法吸引新住客。縁看到生意下跌,知道旅館要改變,但又找不到可行的方法。因為旅館核心的老顧客都喜歡傳統的服務。急劇轉變反而會流失客人,加上老闆娘一直反對任何改變。於是旅館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花咲くいろは》提供的解決方法是重新檢視傳統。所以就出現了第6話「和式加洋式」的制服。後來雪洞祭期間喜翠莊改用自助餐也是同一道理。重點(服務質素和食物質素)不變,但不代表形式不可以變。

《花咲くいろは》對旅館適應現代的解答

相比起來,第14話出現的大型旅館「福洋」就是採取現在管理方式的例子。福洋透過機械自動化和聘請短期工下降成本,再接下大批團體客人增加生意額。後來出現的員工叛變表達了劇本作家對放棄傳統的溫泉旅館的一絲不滿。不過對喜翠莊的描寫證明岡田麿里也明白傳統旅館也需要改變才能夠生存,只是改變不一定代表放棄傳統。


含蓄的故事表達方式
《花咲くいろは》含蓄的表達方式也令人欣賞。故事中有很多地方都需要觀眾思考才會明白,與近來大部分動畫喜歡把每一個細節都解釋清楚的做法大相徑庭。例如第23話為什麼騙子導演會在東京鐵塔出現?想清楚的話就會明白是皐月約了那位導演見面,然後把情報告訴祟子。

又例如緒花在最後旅館倒閉危機的煩惱也沒有說清楚。緒花明白老闆娘的用意是「不想束縛下一代」,但認為旅館早已成為大家的夢想。她不認同其他人的對抗手段,但也想不到什麼解決辦法。於是感到很迷茫。這些細節需要用心觀看才能明白。而且故事也沒有提供什麼「正確」的解決方法。或許因為作者也明白現實沒有這麼簡單。


與當地社區合作
正如文章開首提到,《花咲くいろは》與石川縣金沢市的湯涌溫泉合作,為振興地區經濟作了莫大的貢獻。透過寫實的場景和現實舉辦的「雪洞祭」,P.A. Works不只是制作了一套動畫,也令眾多觀眾建立了與湯涌的連繫。可以說《花咲くいろは》已經成為湯涌地區與觀眾的集體回憶

雪洞祭一幕

其實在湯涌的溫泉旅館的情況不就有點像喜翠莊嗎?下滑的生意迫使旅館改變。動畫宣傳後客人數目回升,但這不代表溫泉旅館失去了內涵,他們只是把這個傳統以另一種形式帶給更多人。


劇情失去焦點
26集的《花咲くいろは》確保了制作組有時間讓角色充分發揮。事實上,緒花從加入喜翠莊到後來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這的確需要時間描寫。問題或許是時間實在太充分。結果制作組被迫要加入更多支線劇情。團長認同配角需要一定的集數發揮,可是部分集數的表現實在不如理想。

例如第7話的野戰與《花咲くいろは》相對寫實的劇情完全不搭調。學園祭的劇情似乎只是為了讓觀眾知道主角們也有上學和參加活動。中段劇情失去焦點,令觀眾更難明白《花咲くいろは》想表達的訊息。


可有可無的感情線
感情線或許是《花咲くいろは》最弱一環。故事一開始種村孝一向緒花告白為故事帶來刺激。可是隨著故事發展,這位緒花的「疑似男朋友」對劇情推進少有幫助。後來緒花的行動原理也與孝一關係不大。

故事中段緒花沒有選擇回東京生活。明顯地,緒花重視喜翠莊的同伴和工作多於這位「疑似男朋友」(以及「所謂母親」)。如果不是老闆娘宣佈喜翠莊結業,緒花會否回東京與孝一見面並且邀請他到雪洞祭也很成疑問。加入感情線本來可以令劇情更多元化。不過《花咲くいろは》的感情線實在太弱,平淡得即使把整段刪除了也不會對劇情有什麼影響。相信有不少觀眾在看完《花咲くいろは》也不太清楚種村孝一的性格吧!


總結:細膩的作品,但有可惜之處
正如上文所述,《花咲くいろは》描寫細膩,在人物、細節、生活感方面絕對可算頂級。可惜制作組未能好好把握26集的長度,導致故事中段失去焦點。《花咲くいろは》只能算是好作品,未能完全發揮作品的潛力。

期待2012年公佈的新作詳情。


相關文章:
《花咲くいろは》展示了地區經濟發展的道路嗎?

《花咲くいろは》雪洞祭吸引5,000人參加。宣佈制作續篇

劇場版《花開物語 Home Sweet Home》觀後感:三代人的感動故事!


4 則留言:

  1. >>這位緒花的「疑似男朋友」對劇情推進少有幫助。後來緒花的行動原理也與孝一關係不大

    緒花的所謂感情線我只視為「成長」的其中一環。留意一下首數話和最終話有不少劇情都是首尾呼應。

    回覆刪除
  2. >>緒花的所謂感情線我只視為「成長」的其中一環
    是。其實《花咲くいろは》的主線之一就是緒花的成長,可是與孝一的戀情感覺實在有點虛。如果處理得更好的話喜翠莊的危機再加上感情線應該可以令作品更加精彩。

    回覆刪除
  3. >>即使出場時間不多,皐月仍然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其實皐月的出場不算少,例如間中會影到在東京工作的情況,緒花在中段部份回東京抗議時也有很多出場機會,另外在各式各樣其他人物的回想以及感想中均有出場的機會。如果這樣計算下皐月的出場只是以各種形式分佈在不同地方而已,所以令人印象深刻也是可以理解。

    另外我認為劇本沒有打算把皐月營造成一個交際關係混亂的形象,實際上整套作品中能表現交際關係混亂的部份就只有一開始時跟男朋友私奔的那一段,感覺上用意比較像是為了製造出令緒花去喜翠莊多於想描寫皐月的缺點。

    回覆刪除
  4. >>感覺上用意比較像是為了製造出令緒花去喜翠莊多於想描寫皐月的缺點

    正是想在本篇舉出一個緒花討厭她媽而離開東京的例子而非僅限於回憶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