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1年4月21日星期四

超短篇創作「我所期望的事情」

其實從中四、五時自己已經有寫作的念頭,不過因為沒有想到好的題材,加上熱誠不足,多年來一隻字也沒寫過。後來動畫、輕小說看多了,發覺到自己比較喜歡黑暗系的題材。最近重新思考一下自己有沒有什麼想寫,然後腦中浮現了類似以下文章首200至300字左右的部分的場景。其實我剛下筆時也未決定之後的發展是如何,不過我愈不開始寫,劇情就愈是想不到。一開始寫作時就想出了不同的點子,以下文章寫到的就是我認為最有意義的點子。這是名副其實的超短篇創作,文章字數不到1000字,也是我目前為止比較有能力寫到的篇幅。全程大約花了2個小時寫作,希望大家會喜歡。

===== 文章開始 =====

我在匿藏自己。

我在快餐店裏坐著,可是我沒有點任何的食物。平常總是人來人往、有不少年輕人和小孩子光顧,「歡迎光臨」、「謝謝光臨」的聲音不絕。可是今天,店內沒有其他客人,沒有煮食的聲音,沒有店員,沒有燈光。就只有我,在漆黑的快餐店裏靠著牆壁、坐在地板上的我。在這初夏中,本應是風和日麗,十分溫暖,陽光普照但不乏微風的季節,可是我在顫抖。

我在緊閉式玻璃窗後遙望著外面的公園,有好幾個人在公園裏。他們似乎在交談著,但已經看不清楚他們的表情。韆鞦、滑梯等遊樂設施應有盡有,平時應該會有人使用吧,但這個時候似乎是無人問津。現在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自從「那些東西」出現後,人們--至少我--已經無法過著平常的生活。日常上班上學,假日的遊樂活動,都被「那些東西」吞噬。明知道「那些東西」根本無法被殲滅,可是很多人都甘願與「它們」死戰,直到最後自己不得不倒下時才懂得放棄,這還真是可悲。

我依然坐在快餐店裏,仰望著冰冷的地板。就算是經常光顧的快餐店,地板是什麼顏色、有著怎樣的花紋,一概都記不起。如今自己與地板的距離那麼近,即使把所有視線都集中在地板上,卻已經什麼都看不清楚了,剩下的只有時鐘上的秒針在轉動的聲音。我就在這個既熟識又陌生的地方戰鬥著。只要我不離開這裏,我就不需要與「那些東西」正面交鋒,這樣的我就不會被打倒,就不會輸。只要我不輸,人類就還有希望,因此我堅決留在這裏。

這是為了人類的未來。

這是為了人類的未來,可是人們都不理解。人們寧可採取魯莽、不智的行動去抵抗也不願意冷靜、理性地思考如何面對「那些東西」。難道人類非必要與「那些東面」抗爭嗎?難道我們和「那些東西」真的不能共存嗎?身體依然顫動著的我一直都這麼想。但是我的思緒十分冷靜,因為我會去研究、思考和理解「那些東西」,至少比外面的人理性,比他們更懂得珍惜自己的性命。

我又再窺視厚厚的玻璃窗外的世界。人們又再聚集起來,不論男性還是女性、年長還是年輕,甚至是小孩子,都拿著不同的「工具」與「那些東西」戰鬥。在有如我坐著的地板般堅定不移的視線中,我深信我的做法才是正確的,要打倒「那些東西」根本就是痴人說夢,與「那些東西」為敵勢必帶來無盡的絕望,繼而車毀人亡。我相信在這混沌的世間裏有不少與我有相同想法的人存在,當那些奮不顧身上陣殺戮的人都死光後,「那些東西」必定會接納不抵抗的我們,屆時我們將能過著比以前更美好的生活,甚至是得到更大同的世界。

只不過是一介人類,以脆弱的肉身去抵抗「絕對」,只有死路一條。雖然我早就有這樣的想法,可是我看到前線倒下了一個,就有十個後援出現,這是我把自己藏在快餐店裏以來從未看過的景象。為何人們可以這麼不理性,為何親眼看到有人倒下依然要奮發向前,為何大家都不懂得珍惜原本已經擁有的東西然後安穩地活下去呢?我不理解,我十分不理解。也似乎不願望去理解,可能因為我是理性的人吧。

已經不知道時鐘上的秒針跳動了多少次,也不知道在外面的世界有多少人已經倒下了。我突然聽到外面傳來陣陣的廣播聲和歡呼聲。能夠堅持到現在、依然站著的人似乎已經停止戰鬥。我站起來,張開眼睛,有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從心裏湧上來。我的眼睛終於能看清楚了!「那些東西」竟然被打倒了!終於被打倒了!曾幾何時,在「那些東西」剛出現的時候,我所許下的願望,終於實現了!現在的我才發覺外面的世界是多麼的耀眼、多麼的美好。縱然外面的空氣是多麼混濁,我也想張開口用力地吸一下;縱然外面是多麼的塵土飛揚,我也想親吻一下這片土地--這片孕育我長大的土地。雖然我對於「那些東西」的立場與他們有多麼的不同,但是我相信他們會理解忍辱負重的我,因為大家都是同根生啊!

我提起缺乏運動已久的雙腳,挺起重拾自信的胸膛,露出身為人類應有的臉孔,伸出接觸地板已久的雙手,推開快餐店的大門。正當外面的大家正注視到我的時候,不知道眼睛是否習慣了漆黑的環境,外面柔和的陽光猶如無限地刺眼的白光進入我的眼睛裏,令我失去了知覺。

不知道在什麼時間、在一個不知道是哪裏的地方,我再次醒過來。環顧四周,只有四面白色的牆壁,沒有窗戶,沒有門口。我躺在床上,沒有手銬,沒有綁帶,我可以自由地活動。這時我回想起之前的事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 文章完畢 =====

堅持到最後、讀畢文章的你,不知道對這超短篇文章的內容有何想法呢?我可以立即跟你說,我想帶出的意義並不如文字表面的意思,也就是說在我的角度裏這並不只是一個「故事」。最後一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並不是耍帥,是希望讀者會思考一下這是一個怎樣的「故事」。

我在寫作時想到有2個「故事」的解釋,2個都適用於現實世界上,1個是個人層面上,另1個是比較嚴肅的話題、是在社會層面上。而後者就是我最希望能帶出來的意義。當然如果讀者喜歡把它視為科幻故事、又或者認為主角只是發了一場夢,我也無任歡迎。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