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0年11月14日星期日

ソード・ワールド2.0同人外傳 序章

溫馨提示:下文含不雅用語及血腥暴力情節,毛沒長齊的十八歲以下人仕請偷偷的勿觀看!

前言:本少爺文筆粗拙,不值一哂,惟為搏諸君一燦,特以此陋文獻世。如覺本文改太大/太冗長/噁心/口味太重/太沒營養/身體不適/心臟麻痺/大便不通/諸事不舉/諸如此類...請望不吝調賜教,留言一下。感激不盡!



男子坐在樹下,絕望地看著眼前的景象:兩隻犬頭人身,穿著鎧甲的魔物正貪婪地低身啃吃著地上的血肉,兩怪四周的地上、樹幹上血液四濺,殘肢、頭顱、內臟和軀殼零零星星的散落在地面。男子的耳中充斥著骨頭的碎裂聲、血肉的撕裂聱,偶爾還夾雜著野獸嘴嚼時嘎嘎嗚嗚的低鳴。

男子死死的望向前方,腦中一片混沌,身體劇烈地顫抖著,卻連眨眼抬足的力氣也沒有。突然,一個身影擋住了男子的視線,一隻哥布靈著男子雙手高舉手中長劍,臉上展現出扭曲的笑容。男子只覺得周遭的空氣像是凝住了,心臟跳得似要出,胃中及橫隔膜傳來陣陣抽搐。然而哥布靈的動作並沒有停下,只見牠雙手一揮,一股混著腦漿的鮮血濺向哥布靈猙獰的臉龐,為其臉上咧出來的笑容更添幾分詭異

森林中只剩下犬妖狼吞虎嚥的聲音,與及哥布靈吱吱喳喳的叫聲。

咳...咳...一陣蒼老的咳嗽聲從兩隻犬妖的背後響起。犬妖立時放下手上的血肉站了起來,哥布靈亦停止了叫喊,望向犬妖的方向。這時從犬妖身後走出一名穿著白袍的老人。老人的頭上長著銀白色過肩的長髮,長長的鬍子伸延到胸前,蒼白的臉上卻沒有一絲皺紋。老人低下頭,用冷冷的目光掃視四周,對身邊的一片血腥似是不以為異。卻見老人對哥布靈和犬妖用蠻族語說了幾句話,然後轉身輕飄然而去。奇怪的是犬妖和哥布靈再沒有再理會周圍的狼藉,反而跟隨老人離開。

夕陽透過樹葉的間隙,把餘暉映照到地上,血肉被映照成詭異的暗紅色。隨著夜幕漸漸低垂,這一片暗紅色遂漸黯淡。最後,森林變成漆黑一片。




一陣悠長的推門聲從夜空中響過,少女一手按著手袋,一手推開了小酒館的木門。儘管少女已經有意無意地把動作放輕,久經年月的木門發出的聲音還是吸引了酒館裡人們的目光。眾人彷彿對少女瞟了一眼,便各自把目光轉回。少女下意識地低下頭,隨便挑了一張空著的桌子坐下。接著,少女才慢慢地望向小酒館各處。


小酒館油燈搖晃的光線下,少女看見除了自己外只有靠近櫃檯的桌子有客人坐著。桌旁坐著的,是四個衣著殘舊,似乎頗為潦倒的少年。仔細一看,其實四人並非是完全地衣衫襤褸,只不過身上一式一樣穿著破破爛爛的黑色斗篷,但斗篷裡面的穿戴卻是新簇簇的,當中一人還在腰帶繫著一柄樣色古樸,劍柄與劍身上刻著古代文字,看來絕非凡品的短劍,使少女不禁多看了兩眼,這才把目光移開,繼續觀察眾人。只見短劍的主人似乎是個純種的妖精;另外一人是頭上長著兩隻尖角的夢魘妖精;一人是同樣長著兩隻尖角的夢魘矮人;最後一人,原本應該是耳朵的部分變成了兩塊金屬板,這正正是符民的特徵。這四個種族大異之人的聚會,和小酒館裡獨坐的少女比較,倒是別有一番不搭調。

只見夢魘妖精拿起啤酒杯喝了一大口,說道:他媽的,咱爺們的運氣真的爛到姥姥家去啦。之前聽說那班狗娘養的賊巨人啊,雜種哥布靈啊,最近不知怎的膽子都長出了毛來,光天化日之下也膽敢出來閒晃。本以為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撈上一票,便來到這個邊境的村子,誰不知人人都沒卵蛋,都不敢過來這邊。這陣子沒生意沒錢,肉也沒吃過,老子快淡出個鳥來啦!夢魘妖精出語粗俗,少女聽著不禁皺眉。

「小DC說什麼肉也沒吃過,其實你這傢伙是把錢都花到了啤酒處去吧。」在他一旁的魘矮人邊把麵包塞進口中邊道。

「比起肉,啤酒才是老子的命根子...還有天殺的布歐,別在老子的名字前面加個『小』字...

兩人的對話被一陣推門聲打斷。這次走進小酒館的,是個衣著光鮮的男子。男子長著一頭半白而燙得發直的短髮,看起來約莫是四五十歲。酒吧的女店東看見這名男子,便從櫃檯走出來迎接,看來男子應該是店東的舊識或是常客。男子瞄了瞄店內的眾人,卻沒有坐下來,只低聲和女店東交談了好一會,便匆匆離去。

「看來幸運女神還是站在咱們這邊的吧。符民向著迎面走來的女店東說道。

「哈哈,猜對了。」女店東是個三十來歲的婦人,穿著一件洗得幾乎發白的連身裙,裙外套上一件出乎意料地整潔的圍裙。女店東的身型顯得略為發福,語氣中帶著幾分豪氣。她回頭對坐在不遠處的少女瞥了一眼,接著對眾人轉述剛才的一番對話。原來剛才進門的是附近一名商人的管事。他奉商人之命,要找人護送一些物品到鄰國法塞利亞(フォーセリア)境內。物品的內容,卻需要保密,唯一知道的是物品放在一個與成年人類高度相約的長型木箱中。

聽完女店東的描述,眾人的潦倒氣色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卻是意想不到的幹練。只見符民拿出附近一帶的地圖,眾人默默端詳了一會,符民便對夢魘妖精DC說:你來算一下

只見DC從懷中摸出一個樣子奇怪的東西放在桌上。只見那東西約莫二隻手掌大小,外邊是個木框,框內有一串串的木珠。DC低頭飛快的把木珠撥弄了幾下,然後抬頭對眾人道:「不知名的物件,從那群魔物眼底下護送,二千金的護送費倒也足夠了。當然,最好還是再敲那傢伙他媽的一筆,畢竟是這種時勢啊。

「大家沒有異議吧?民似乎是這一行人的首領。看見沒有人表示異議,民便道:「那麼我們便拜會一下那商人吧。

少女邊聽著這一切邊想著自己的事情,正當她下定決心要和一眾陌生人說話之際,不想DC卻對少女先開口,說道:「你看來有事情要找我們吧?要過來談談嗎?少女心中所想被道破,不禁臉上一紅。

「不用擔心,他沒有惡意的。」說話的是純種妖精,聲音中帶點柔弱,卻掩不住妖精獨有的高貴氣質。他給人的是一種既平易近人,又高不可攀的矛盾感覺。

少女名叫初音,目的地和眾人一樣是法塞利亞,只是孤身一人,希望能找人結伴同行。

「嗯,你可找對」DC邊說邊撥弄那古怪工具的木珠。「不過這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

「這傢伙嘛,請他喝酒便行」叫布歐的魘矮人似乎頗以調侃DC為樂「灌醉了他的話,叫他把畢生積蓄給你也可以

「灌醉老子是不可能的,而且說什麼畢生積蓄...有錢的話老子老早拿去喝掉了

此後眾人如何答應和少女結伴同行,DC如何討價還價,向商人敲竹槓,商人又如何答應照顧眾人數天吃喝(眾人心想:照顧DC喝」的部分,絕對會讓人後悔莫及。),這裡按下不表。



正午的日光格外耀眼,把山谷照得暖洋洋的。兩旁的山丘綠意漸盛,更是帶出了春回大地的訊息。儘管車邊響著轔轔的馬車聲,而且道路崎嶇不平,卻完全無減少女賞山的興致。這條山谷小徑卻是一行人一番商量後特意經過的,只見符民SMK一手拿著羅盤,一手拿著地圖。地圖上畫了一個又一個代表異族出沒地點的圓圈,眾人現在的行程巧妙地避開了這些圓圈。然而,地圖左下角的一個圓圈的正中心,卻畫著一個交叉,那裡卻是一個有異族出沒的遠古遺跡,亦是行程的必經之路。

「你當成是遊山玩水便可以了,戰鬥的部分交給我們便可。」SMK對馬車上的少女說道。一行人之中與少女最談得來的便是SMK。少女本身也是符民,因此原本在眾人中最成熟穩重的SMK顯得格外親切。其餘眾人,包括那個大大咧咧的DC,對少女也是頗為親切,還讓少女坐到馬車上。原來有點靦腆的少女漸漸和眾人有說有笑起來。

此時眾人已換上了戎裝,戎裝外仍然披著一件破破爛爛的黑色斗篷。SMK身上的是件爛銀板甲,在太陽光芒反射下格外耀眼;板甲在SMK走路不斷發出金屬碰撞摩擦時的咔咔聲,與有著金屬耳朵的使用者一樣冰冷而沉重。符民與妖精皆是天生的會給人冷冰冰的感覺,不同的是符民的冰冷來自其身體的結構,妖精的冰冷則是來自其氣質。當然,只比矮人高一點夢魘妖精DC是個異數,也許其大大咧咧的性格和夢魘本身的異變,加上酒精的影響,使妖精的高貴和冰冷和其絲毫沾不上邊。不過穿著皮甲的他還是保留著是妖精的靈巧:不知他是有意還是無意,走路時竟連一絲聲響也沒有,和SMK的板甲比起來,煞是靈活。兩人身後的是純種妖精鮪魚和魘矮人布歐的身上沒穿鎧甲,而是一白一灰的穿著長袍。身材高挑的鮪魚穿著潔白長袍上點綴著用金線繡成的圖案,把妖精天生蒼白而高傲的面孔襯托得格外雍容華貴。相較之下布歐的灰色長袍端的是樸實無華,與矮人天生堅韌不屈的臉孔倒是毫沒違和感,當然,他對眾人,尤其是DC的調侃突顯出矮人族的其他特質:豪邁,靈活多變。其實矮人族天生的深度和複雜性比較內歛,因此被許多人誤解為一個粗魯孤陋的種族。

「行邁日悄悄, 山谷勢多端...」DC手持酒瓶,骨嘟嘟的喝了幾口,搖頭晃腦地吟起似乎是異邦語言的詩句。據他自己所說,他曾經在東方異國待過好一陣子,學到了那裡的語言、詩歌和體術。那個叫算盤的古怪計算工具也是那時候弄來的。「不過東方最妙的還是美酒啊,茅台啊,高梁花雕啊...

「靜!鮪魚突然低聲道,並從懷內摸出一個木製的八角型盤子,卻是一個中央刻著奇異圖案,邊沿寫著古文的聖印DC的話聲立時止歇,原本略帶惺忪的眼光在剎那間變得銳利,同時間馬車另一旁的SMK也從馬車上拿起盾牌和長劍,兩人一左一右地閃身擋到餘人跟前,布歐亦從車上拿起手杖。「一隻哥布靈和一隻犬妖,應該是用劍的鮪魚低聲告訴眾人。他倒是一行人中眼界最遠的

小路上,魔物們的身影逐漸清晰,山谷中隱約響起了嘈雜的叫聲。魔物們顯然亦看見了眾人,直直的奔來。犬妖一邊吠叫著一邊前衝,哥布靈的速度亦絲毫不緩,矮小的身子一蹦一跳的,卻是比犬妖跑得更快,令人煩厭的叫聲越來越響亮了。

「後方交給你們了,保護好初音和馬車。」SMK低聲吩咐。待得魔物們到了百步之外,SMK低呼:「上!

先往前衝的卻是DC,只見他邊跑邊唸起古代語言,同時間手上戴著的一雙金屬拳套表面隱約出現了發出血紅色光芒古樸符文雕刻,他頭也不回,把手向著身後奔來的SMK一揮,SMK的手中長劍劍身亦出現了類似的符文雕刻三件武器仿似原本製造時便有這些雕刻般,在雕刻的加持下三件原來已經打磨得發亮的武器透出陣陣寒氣

後方的布歐和鮪魚也汲有閒著。兩人皆唸起了各自的咒文。布歐唸的是和DC相類似的古代語言,鮪魚唸的卻是神聖語文。先是布歐把手一招,一股無形的精神力量迎向襲來的怪物,比正往前疾衝的兩人更快,走得較前的哥布靈首當其衝,在咒文的影響下,只覺全身麻痺,一跤向前仆倒。DC熟練地原地迴身一腳朝哥布靈的面上踢去,直把正仆倒哥布靈反踢向後,接下來他迅速上前,一腳踏在布靈倒下的身軀上,高舉的拳頭隨即揮向哥布靈的臉龐,喀喇一響,哥布靈的身體上連著的頭變得血肉模糊。

這時另一隻犬妖卻已趕到,手中長劍畢直地向DC刺來。卻聽得沉重的聲音響起,卻是SMK把手中盾牌用力擊向犬妖,犬妖手中長劍頓被壓彎,身子直往後飛。

犬妖好不容易站起身來,一股無形的壓力卻向身上傳來。只見鮪魚手舉聖印,口中依然唸著神聖語言手中聖印發出光芒。鮪魚四周的空間彷似出現微微扭曲般,卻是一股重力從鮪魚身上一下子向外擴散,一瞬間的巨力直壓得布靈透不過氣來SMK乘著衝擊借力前跳,手中長劍一揮,犬妖的頭顱從身上掉下,鮮血從頸中噴出,身子直向後仰。

少女被眾人的熟練和默契呆住了。眼見眾人毫不費力地把魔物打倒,面色卻仍是一臉凝重。SMK皺著眉道:「到前面的小樹林再說

眾人加快腳步沿著樹林中的小路前進。SMK對附近地形倒也熟識,林中樹間的距離剛好可以讓馬車通過,眾人直走到樹林中心才停了下來。鮪魚從聖印召喚出了水,眾人一邊洗拭剛才濺上的血液,一邊對初音解釋剛才的情況。

「狗爪子什麼時候和小不點們搞在一起了?」DC為魔物起了諢名。

「犬妖和哥布靈在以前其實是一伙的,不然牠們怎會有其通語言?布歐道。眾人中對歷史和魔物知道知道最多的是布歐鮪魚

「嗯,不過隨著時間的推演,犬妖和哥布靈因為某些原因而分裂了,現在牠們各自處于不同的體系中,而數百年來的文獻也沒有兩者一同出沒的記錄。鮪魚補充道。

「他媽的,我們不是遇上了百年難見的厄運嗎?」DC又拿起酒壺喝了一大口。這時酒壺裡裝的是臨行前買來的佳釀。

犬妖的獵食技巧加上哥布靈的智慧嗎?」SMK揉了揉大陽穴。此地不宜久留,雖然血腥味是去掉了,馬車的痕跡卻是弄不掉,牠們的同伙遲早會找到我們

就在眾人離開了樹林繼續趕路時,樹林旁的出谷小道上,出現了魔物的叫聲。

「血液的味道。新鮮的。我族的血液。盟友的血液...」兩隻犬妖循著血腥味追循到剛發生戰鬥的地方。看著地上的屍骸,犬妖仰天長嘯,一陣狼嗥聲在山谷間迴盪著,接著雙雙本能地向著血腥味的源頭跑去,卻被身後的聲音一把叫住。

叫住犬妖的是一隻穿著斗蓬,拿著比自己身子長一倍有餘的木杖的哥布靈,哥布靈的眼中閃爍著族中難得一見的智慧和狡獪。兩隻犬妖一起回頭,哥布靈開口道:「你們忘了主人給你們的命令嗎?

山谷中又響起了狼嗥聲。



眾人預期中來自魔物襲擊並沒有出現。凌晨時份,眾人在林中扎好了營,卻沒有找人守夜。眾人各自睡好,剩下鮪魚把身上短劍連劍帶鞘往地上一插,接著正要睡下之際,卻看見初音水靈靈的眼睛正看著自己,眼眸裡帶著七分好奇和三分不安。鮪魚望了望周圍,隨即恍然。「守夜的是它」說著向插在地上的短劍一指,短劍彷彿如回答一般,刻著的文字發出淡淡光輝。

三個小時後,眾人醒了過來。在點燃著的火把略為暗淡的映照下,倒是看不出眾人臉上是否還殘留著疲態,尤其是鮪魚和DC,兩人足路時步履輕盈,仿如足不點地,卻是妖精走路時獨有的姿態。SMK和布歐的步聲則是保持一異的堅厚平實。符民本身是機械和魔法的造物,一般在一天中需要用約六小時作休眠時間調整,否則便會在接下來一天出現常人的疲態,這卻是防止機能損耗和過熱的強制自律機制。這時初音身上亦略微出現如此症狀,使步伐稍稍減慢,SMK卻似乎沒有此問題。

「我身上作過了戰鬥必需的微調,休息三個小時便足夠了,需要時還可以把強制減耗押後...呃,你累的話可以到馬車上睡一下。」SMK道。

初音在馬車上昏昏沉沉的,卻是把身體機能降至只剩下基本感官和循環的水平之故。過了良久,馬車停了下來。



貓兒的目光在漆黑中閃爍著,銳利的目光直瞪著眼前男子的屍身:男子的頭顱從中間破開成兩半,血液凝固在分開來的兩個半爿上,部分骨骼從凹凸不平的血肉凝結表面突出,分成兩爿的面上各自用空洞的眼神望向前方,形成一幅駭人而噁心的圖案。

另一邊一隻青蛙同樣默默地看著地上的狼藉,不同的是青蛙面前的地上,屍身被噬咬得難以辨認,只餘下殘肢和血肉,卻是同樣的使人毛骨悚然。



朦朧中初音竟隱約嗅到一陣混著屍臭的血腥味。初音睜開了眼,只見路上有另一輛馬車的殘骸,車的輪子脫落,馬匹亦不知去向。這時,一蛙一貓從林中走出,卻是布歐和DC召喚的使魔。兩人一招手,把使魔收回了虛空中。

「大約是三四具成年男性屍體,被啃吃過所以難以確認數目,不過被啃吃的痕跡和地上包括腳印在內的蛛絲馬跡,肯定的有兩點:被害者是平民身份,而且獵殺他們的似乎是犬妖和哥布靈,並且因為某些原因匆忙離去。」布歐用平靜的語氣向眾人解釋著,彷彿已對剛才透過使魔嗅到的,聽到的一切司空見慣。眾人都沉默下來。犬妖和哥布靈的聯盟固然使人擔憂,眾人更在意的卻是森林中的屠殺。是的,那是屠殺,不為獵食的,純粹的屠殺。眾人盡力保持著冷靜,初音卻從眾人的目光中看見了熾熱的怒火。

這時,鮪魚敏銳的感官中感覺到一絲不尋常。「哼!追兵來了。」說著向後方一指。眾人連忙弄熄了火把,眼睛直視鮪魚手指的方向,把感官卻是伸延向向八方,身體亦是如箭在弦地繃緊,而初音亦跳下馬車。慢慢地,後方路上出現了點點火光,魔物的聲音逐漸迫近,正是一直在眾人身後追蹤著的哥布靈。

三隻哥布靈從大路上出現。首先迎向他們的是SMK和DC。兩人的動作如先前般老練、冷靜,眼光卻透著怒火、瘋狂,他們的動作亦比之前更迅速、直接。然而,追來的哥布靈顯然是有備而來,先是在布歐的咒文影響下,牠們的身驅顫抖了,動作也變得笨拙了,卻仍能堅持著站直身子。SMK和DC的一劍雙拳也被擋開避過。

這次SMK和DC的招一式都清楚地表現了出來。SMK動作大開大闔,每一擊也把敵人迫退,使敵人不能近身,其守勢又是密不透風,把兩隻哥布靈每招每式接下,使之不能傷害同伴,端的是攻守兼備。DC的招式恰怡是完全不同,以靈巧迅捷為主,一進一退皆如疾風般奔逸絕塵,亦如鬼魅般如影隨形,在SMK一招一式間一瞬即逝的縫隙中硬生生地向敵人進攻。

眼見前排的兩隻哥布靈漸漸不支,後方拿著手杖哥布靈唸起了咒文。哥布靈口中的言語並不如平常般粗陋雜亂,而是古老而深遂,其抑揚頓挫間流露出睿智。「快阻止牠!」後方的鮪魚大喊,接著立刻急促地唸起咒文。

前方的SMK和DC見狀,轉而迅速攻向正唸咒的哥布靈,先前兩隻拿劍的哥布靈卻拚命地把二人給擋住,一時之間兩人竟接近不了正唸咒的哥布靈。站在後方的布歐誦唸咒文,一支火焰構成的箭矢飛向正唸咒的哥布靈,哥布靈身前卻彷如有一道無形的牆般,擋住了飛來的火矢,火矢在瞬間消失於哥布靈身前的虛空中。

這時,哥布靈上空出現了一團由紫色能量扭曲而成的漩渦,漩渦偶爾閃起紅色的電光,透出一股邪惡而渾沌的氣息。慢慢地,紫色漩渦捲向了正在戰鬥的二人二怪。被卷住的哥布靈發出慘嚎,身體慢慢地被撕成碎片,只賸下了破破爛爛的鎧甲掉在地上。SMK和DC卻是被鮪魚所諗咒文召喚的聖靈保護著,只見兩人身上皆朦上一道皎潔的光華,光華外圍飄起一顆顆的光點,顯然光華正抵抗著漩渦對二人的侵蝕。那邊廂後方的鮪魚向前舉著發出耀眼光芒的聖印,構成漩渦的紫色能量被一絲一絲地抽入聖印中。

哥布靈口中繼續吐出惡毒的咒文,只見又一團紫色能量在其上空凝聚著。布歐不斷唸起不同咒文,能量球閃電和冰矢飛向哥布靈,卻無法阻止其唸。漸漸的,紫色能量扭曲成為比之前更巨大漩渦,接下來巨大漩渦更一分為五,分別向各人飛來。先是兩股漩渦卷住了已經被壓得動彈不得的SMK和DC,其餘的三個漩渦繼續向鮪魚布歐和初音卷來。

鮪魚獨自衝向迎面而來的三團扭曲,他腰間的短劍不知何時已經出鞘,和聖印一起懸浮在虛空中,一印一劍發出的光由耀眼變成刺眼。鮪魚從懷中取出魔晶石,一捏之下魔晶石從裂縫中透出光一顆顆的光點裂縫中釋出。一股巨大的光華以鮪魚為中心,阻擋了三個漩渦的前進。

突然間,鮪魚的觸覺又再次察覺出不對勁。他回頭一看,眾人的後方竟然出現了兩隻犬妖,只見犬妖迅速地奔向馬車。鮪魚略一疏神之下,包圍著三人的光芒頓眼變得黯淡,他連忙取出魔晶石捏碎,這才恢復了包圍眾人的光芒。隨著光恢復,鮪魚卻是一口鮮血噴出,血污濺濕了他那原本一塵不染潔白的衣襟。包圍著三人的光芒再度變暗。

在這絕望的時刻,森林中突然響起了悠揚的樂曲。



時間默默地向前推進,日出日落之後又是另一個夜晚。在法塞利亞邊境附近的一處遺跡裡,一隻食人魔和三隻哥布靈圍坐在一堆柴火旁。柴火上是一隻用木架懸著的野豬。

「你們的長老應該差不多是時候把貨物帶來了吧。」說話的是食人魔食人魔足有三米高,全身皮膚皆為灰色,穿著一身豹皮造的短衣短褲,兩隻發黃的獠牙從下顎伸出,身上各處皆是大大小小的傷痕,其中一道猙獰的疤痕從額頭穿過鼻子伸延到下巴,明顯尤甚。

「我們的偉大的長老可從來不用別人憂心。」其中一隻哥布靈說。聽說他年輕時帶領我的族人對抗妖精族,那時啊,月黑風高,風雲變色,那場戰爭打了三天三夜,雙方各有死傷...哥布靈侃侃而談,全然不著邊際,聽得食人魔老大不耐煩

「他媽的!你們的長老到底是來還是不來?

「我們尊貴的英雄啊...」哥布靈慌忙回答。「放心吧,數日前長老早已佈下天羅地網,務必把主人要東西的搶到手。據說主人要東西在卑賤的人類手上,那班人類啊,真是沒用至極,當年我們族和人類大戰。那時啊,月黑風高,風雲變色,那場戰爭打了三天三夜,雙方各有死傷...哥布靈說話依舊不著邊際。

「幹!食人魔揮拳打向哥布靈腦袋。牠的拳頭比哥布靈的腦袋還大上一截,雖是尋常的一拳,卻似是有千鈞之力,只見哥布靈猶如被大鐵錘擊中般,身子飛出老遠,待得落到地上時,卻是頭骨連頭盔一起破碎,雙眼迸出,眼看是不活了。

剩下的兩隻哥布靈被嚇得跳起身來,雙雙把手按在劍柄上。

群怪正鬧得不可開交時,遠處傳來轔轔的馬車聲。食人魔朝馬車的方向打了個招呼。雖說是個招呼,在三米高的食人魔口中發出,卻是如雷貫耳。馬車漸漸接近一眾魔物,並且傳來回應:「馬車搶到了。火光下只見三個矮小的身影拖著馬車。為首的身影穿著哥布靈長老的長袍,一手拿著長長的手杖,另一手正拉著韁繩;後面的兩個身影則是穿著簡陋的鎧甲。在夜色遮蓋下,身影的面孔卻是幾不可辨

食人魔一邊招呼眾怪過來,一邊與哥布靈繼續燒烤著野豬,兩隻哥布靈這才鬆了一口氣。過了半响,馬車被拉到眾怪身旁。

「動手!

接下來的轉變煞是突兀。穿著哥布靈長老長袍的竟是DC,食人魔還未來得及反應,卻見DC一馬當先,一下子跳到坐在一塊大石上的食人魔的大腿上,發出光芒的拳套向著食人魔的臉龐揮去。食人魔本能地把手臂往前一格,DC的右拳卻沒有擊實,而是由拳變掌,把食人魔原本向上格擋的手勁轉成弧形撥開,左拳乘著空隙擊向食人魔。接著只聽得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一響,食人魔的腦袋竟被硬生生的炸成剩下半邊半個頭顱。

坐在另一旁的兩隻哥布靈顯然還沒有反應過來,只呆呆的看著眼前的奇變。不想馬車上原本躺著的鮪魚SMK早已從馬車跳下。SMK繞到兩怪身後,一古腦兒提起兩怪的腦袋互擊,把兩怪撞得七葷八素,接著迅速跳開,裝成哥布靈劍士的布歐召來閃電,在電光火石間擊向兩怪,兩怪雙雙斃命。

眾人脫下身上偽裝。原先扮成哥布靈劍是的卻是布歐和初音。眾人檢視著剛才的戰場。戰鬥暫時拉下了帷幕...

鮪魚!你奶奶的呆著幹嗎?老子快要痛死了!」DC的左手從拳套中滲著血液,他的手臂早已在剛才的爆炸中骨折。

鮪魚連忙唸起咒文為DC治傷。眾人在連番戰鬥後,沉浸在回憶中。




當時眾人處於絕對的劣勢下,鮪魚身上發出的光芒漸暗,像火中殘燭一樣搖晃著,彷彿隨時會熄滅,他卻仍是堅定不屈地站在布歐初音身前,向初音連叫:「快逃!

初音心中感到一絲感動。她與眾人相處雖短,可是心裡已和眾人建立起友誼,鮪魚更是為了自己拼命,使她在心中下了決心。

正當鮪魚捏著最後一顆魔晶石,正要酒盡燈枯之際,忽然聽得一陣悠揚的樂曲響起。隨著樂曲旋律在身謗舞動,一股魔力竟從身體深處湧出...

所謂魔力,其實是施術者的精神力量;一切魔法,則是施術者透過精神力量對於其自身或他人的精神,甚至環境中的精神,即是有些人所謂的大地意志,作出不同的影響。故此所謂氣功、催眠,在本質上和魔法其實同出一轍。

魔法的施術者,有著比一般人更高的精神力量。要把精神提升至如此層次,隨了鍛鍊肉身及精神,以及持有附有大地意志的物品外,更可透過唸誦咒文。一定的抑揚頓挫下,既可增強自身精神力量至可影響周圍環境的水平,亦可對別人精神構成影響,達至類似催眠的效果。

使用魔法說來容易,其實咒文組合中之抑揚頓挫必須不差毫釐。簡單一點理解,其實音樂、歌唱、詩詞、甚至口號,就是最簡單的咒語,因此咒文的使用常常被稱為詠唱、誦唸,原因在此。以樂曲詩句刺激人心,尚且需要奏者的熟練、準確,加上自身感情的共鳴,能達到如此境界已經需要付出無數汗水及天份,更何況是效果變化萬千的魔法?另外,魔法的傳承,亦要用到比通用語複雜百倍的各種古代語言。故此魔法非人人可學;而隨時間推演,魔法及古語學習愈見困難,是故魔法漸漸消失於時代是洪流中,此乃後話。

在面臨失敗、朋友甚至自身死亡的這段時間中,初音彷彿悟到了什麼。從行囊中解出豎琴奏起來。此刻她心無旁騖地把情感貫注到音樂上,發覺平常用的音階節拍已不足以表達自身情感。她順著感覺而行,彈奏時竟用上了平常不會用到的、一般來說是錯誤的音階及節拍,其音樂卻被這些音階及節拍豐富了起來。

鮪魚身上光芒漸盛,甚至到了一個比之前更亮的地步,紫色能量亦如涌泉般奔向其手中聖印。身後布歐亦受音樂影響,他對環境的觸覺變得敏銳,此刻他對身前漩渦的感覺,甚至強烈得到了可以將之操控的地步。他大喝一聲,手杖向哥布靈長老一招,長鬍子,長袍和斗篷一下子飄起,同時鮪魚身前的三個漩渦竟轉為飛向哥布靈長老。

漩渦中的SMK和DC亦隨音樂恢復了過來。先是DC在自身魔力加強的瞬間,亦和布歐一樣,感到了能量的流動,他把包圍自身的能量流向拳套。平時他頂多會為武器附上一點點的魔力,因為過多的魔力依附身外會變得難以控制,甚至會對自身反噬,可以此刻在音樂加持、生死邊緣的掙扎及能量包圍身體三個因素下,他卻是冒險使能量包圍拳套。這種魔力使用方法的靈感卻是來自第一個打敗他的男人,那是真真正正的挫敗...這一招亦是他之後殺掉食人魔的殺著。

DC撲向哥布靈長老,哥布靈長老用手杖一格,卻被他一把搶過,並從中硬生生握碎,同時DC一掌向哥布靈長老推去,再趁哥布靈長老飛起之際跳了開來。這時之前三個漩渦正向哥布靈長老迎來,哥布靈長老頓被卷入漩渦中心。

那邊廂犬妖卻沒有理會眾人戰鬥,而是專心馬車來。其中一隻犬妖跳到馬車上,豈料其騎術卻是不甚高明一拉韁繩之下,馬匹人立了起來,卻是不肯前進。正當犬妖拿馬沒法時,一面圓盾劃破虛空盤旋飛來,圓盾邊緣卻是開了鋒的,割下了犬妖腦袋。隨著圓盾飛出,SMK亦從漩渦撲出。原來在DC撲向哥布靈長老時,SMK亦從漩渦中恢復了過來。他見眾人無礙,便把目標轉向犬妖。

另一隻犬妖一呆之下,眼見SMK一劍劈來,舉盾便擋,只聽的噹的一聲巨響,犬妖竟被迫退了數步。SMK手中的卻是一把精鋼鑄成的長劍,再加上魔力包圍加持,與盾牌一撞之下竟沒有卷曲斷折。SMK豈容敵人喘息?直直的一劍再從上而下劈來,又把犬妖迫退了數步。到得一劍一盾第三次相交時,犬妖竟被震得盾牌脫手,SMK補上一劍刺其手腕,犬妖長劍脫手。雖知道劍的用法主要是刺擊,由於劍身太細太輕,拿來劈砍時難以傳力,要用劍震飛敵人盾牌,除了劍上的魔力加持使劍刃不致斷折,還需要使劍者身具神力。

SMK把手無寸鐵的犬妖迫到一棵大樹下,用劍尖指著犬妖咽喉。

「是誰指使你們來搶馬車的?」SMK問道。旁邊的鮪魚翻譯了起來。一行人中只有鮪魚懂得蠻族通用語。

「是主人...犬妖語音中帶著顫抖。

SMK聞言,心中暗喜,犬妖的答案洩露了他們竟有幕後主使。「誰是你們主人?

「你們不配知道主人的名字。」後方傳來聲音,接著犬妖的身體燃燒了起來,痛得牠高聲嚎叫。眾人一望後方,原來哥布靈長老運起最後一絲魔力,施法燃點起犬妖來。

「你奶奶的!」DC一把提起了委頓在地的哥布靈長老,手指扣著其咽喉。哥布靈長老的說話變得模糊不清。「不用主人親自動手...前面...我們盟友中的英雄...一定會把你們擊潰...你們命不久矣!」說完哥布靈便斷了氣。另一邊的犬妖仍在歇斯底里地嚎叫著,只是叫聲漸弱,終至沉默,而其身體亦化為焦炭。森林再次回復寂靜,但在眾人耳中,哥布靈的話語依然迴盪著。

之後鮪魚和DC為傷痕累累的眾人沿傷,倒是費了一番工夫。不得不提的是DC所使用的操靈魔法亦有治傷咒文,不過效果卻遠遠及不上鮪魚的神聖魔法,例如他要治療骨折,便要耗上大量魔力和時間。

趁治傷的空檔,眾人談論起哥布靈長老和犬妖的話語,對於那幕後主使者,眾人皆是毫沒頭緒。

「先想辦法解決哥布靈長老口中的盟友英雄吧。看來那傢伙應該會在遺跡處。剛才戰鬥中消耗太大了,接下來可能又是場苦戰。」SMK為關於幕後主使者的討論打了個完場。

DC一面檢視著地上的屍體,一面說道:「這次老子倒有個辦法。




法塞利亞境內一個城市裡,眾人把貨物交妥。初音遠遠走來。

「這是臨別的禮物。初音把一個一個的禮物盒交給眾人。盒子包裹得頗為精緻。

「可以拆開來嗎?」DC問道。

「嗯,沒問題。

眾人看著DC小心翼翼地拆開禮物包裝。盒子裡的是一套簇新的衣服和一件新的黑斗篷,大小長度適中。從其他人手中禮物箱的大少重量看來,也應該是衣服無異。眾人原先的衣服在戰鬥中弄得破破爛爛,污穢不堪,眾人進入城市後忙著交妥貨物,卻沒時間整理衣著,因此衣服對眾人來說可說是貼心的禮物。

「謝謝啦,這個很貴的吧?DC問道。「拿去當掉的話可以買到多少杯啤酒呢

初音目瞪口呆,半晌無言。

「我說笑而已

後來DC有否把衣物當掉,卻是無從稽考。



後記:可以看到這裡,證明看倌A:工作太閒 B:無視上文直接拉下來...不管怎樣,本少爺對SW戰報的做法仍在摸索階段。如果有任何意見,歡迎留言。

本少爺下潛砌模型去...

4 則留言:

  1. 其實語言不算太粗俗啦...只是有點俚語。基本上武俠小說也就這種級數。

    想不到DC會用武俠小說的寫作手法來寫SWORD WORLD,這也算是另類創意了。不愧是看了大量古龍/金庸的人。對當時有參與SWORD WORLD的人來說尤其有趣。

    我個人是認為可能把一些擲骰的情況也寫進去,例如華麗地擲了個雙1之類。當然這就需要在遊戲進行時仍記錄了。另外,或許也可以加些GM的感言。例如GM因個人喜好故意讓初音登場峙類。

    回覆刪除
  2. 這是"外傳",就是說作者會因個人喜好恣意妄為的說~

    GM可能就是一開始登場的老頭,或者是幕後主使人?這是伏筆<--其實沒想好

    初音的身世目的完全不明...如果是"GM因個人喜好故意讓初音登場"那麼就意味著一開始登場的老頭是個惡趣味的傢伙...

    雙一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某Grapper在平時酒喝太多...

    老實說,如果把戰鬥中所有過程加進去又不更動,用武俠小說的形式是寫不出來的,畢竟SW戰鬥進行形式是
    "DC的攻擊「推倒」被蘿莉避開了!"
    "蘿莉的攻擊「妹妹的橡皮擦」(<--警告:請勿google)對DC造成20點傷害(重擊)!"
    "DC被蘿莉萌倒了。"
    你想如果動畫是這樣你一拳我一腳的會好看嗎?(北x之拳等糟糕物除外)

    所以嘛~看來還是惡搞的好~
    Zick Kuso!!!!!!!!!!

    回覆刪除
  3. 這實在太正常了,為何DC會寫這麼正常的小說!
    不過我想想這裡面的角色名字有點不給力
    或許改掉會比較好?

    回覆刪除
  4. 裡人格:小說是"表"寫的,與本少爺無干

    那不給力的名字是玩家自己改的。要改回來的話,根據名MMORPG代理新斷線公司規定,每一次改名盛惠HKD$100,一年限改一次。

    回覆刪除